Friends 07

*KT,ABO

*医生K x 老师T

*就是一个俗套的谈恋爱的故事

1  2  3  4  5  6


Chapter 07

 

「那个教授,过去和黑市有来往。」

狭窄的资料员办公室弥漫着陈旧茶叶与报纸的油墨味道,说话的中年男人声音很紧绷,哪怕只是普通语气也显露出紧张。

 

神态与突然停电那晚,被光一吓到跌坐在地差不多,明明是大白天。

 

「不清楚,只听说他是家境很好的少爷。」

中年人一再摇头,对光一问的事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又不愿意多说。

 

「那个……」

可就在光一走之前,又被他犹豫着叫住,那个人唯唯诺诺的目光落在光一裤脚鞋尖的位置,完全不与他对视。

 

「我有和你同样的怀疑。」

 

 

“医生?”

对面的病人试着叫了一声,光一才回过神。

 

“对不起。”

露出抱歉的笑容,又看了一遍检查结果。

“只是普通的感冒。”

 

送走最后一位病人,坐回椅子里的光一随手整理了桌上几页纸,不自觉又走了神。

 

自己当然从来没透露过关于刚的事情,在资料室与那位事务员见过几次,大概是被他看见自己在查腺体相关的资料。

 

悄悄拜访资料室事务员是在前两天,获得了这种连有用还是无用都无法判断的情报,事到如今无论如何刚的父亲都绝对可疑,但是刚现在几乎已经没事,就这样让事情过去也许是更和平的方法。

 

已经过了两天,还是没办法下任何决断。

 

 

“kochan~”

一走出办公室就被小孩子拦住,像一颗小子弹一样直直冲过来。

 

“都说了不准在走廊跑。”

光一顺势弯腰一把抱起小haru。

 

“一起去水族馆吧!”

小朋友双手并用搂住他脖子。

 

“不要。”

 

“今天下午有海狮表演,这个月的最后一次了。”

 

“去找你爸爸。”

说着就抱着他向院长办公室走。

 

“刚老师说在车上等你。”

 

“诶?”

脸色突然认真。

 

不到两分钟就坐在了堂本刚车子的驾驶室,不好意思当着孩子的面说亲热的话,有点害羞地载着两个人去了水族馆看海狮。

 

坐在表演看台上,堂本刚抱着haru情绪特别高,穿着松松垮垮的圆领T恤和小朋友一起高高举双手,超级配合训练员的步调和海狮打招呼,两个人一起喊“好厉害”用力拍手,完全是一对笨蛋父子。

 

光一始终侧着脸看着他们,不知道在想什么,眼角泛起一层温柔的笑纹。

 

漫步在长长的海底隧道,玩累了的haru趴在刚胸口睡着了,刚逗了他两声,被可爱的睡脸逗笑,看向身边的光一,目光相触,原本满溢的笑容僵住一瞬,耳朵红红地转了回去。

 

“还没说抱歉。”

刚小声开口。

“突然叫你出来玩。”

 

光一“嗯”两声表示没关系,刚点点头,又是一阵dokidoki的沉默,在水族馆蓝色的光芒下,滋长的情愫像天空的云朵一样静悄悄的,没人说话也能忽然害羞地笑起来。

 

“我来抱一会儿?”

光一看看爆睡的haru,从刚怀里把他抱过来,还小声说了句臭小子真重。

 

让haru趴在自己肩头,光一一只手托着他固定住,空出的另一只手垂在身侧轻轻做了个握住的姿势,又假装插进牛仔裤口袋里。

 

犹豫几秒,终于一把捉住了刚的手,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目视前方。

牵手走在宁静的通道内,刚被鱼群吸引跑去水族箱边,光一站在后面几步看着他,蓝色的海洋馆和刚红色的耳垂,光一发出的低低的笑声引来圆溜溜大眼睛的不满。

 

“笑什么?”

刚转头瞪他,光一笑着摇摇头,又把手牵上去。

一直睡着的haru也有了动静。

 

“好硬……”

趴在光一肩头委屈的抬起脸,揉揉眼睛看见抱自己的换成了光一,竟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就在haru撒娇要小刚老师抱抱的声音里回了家,一路都在和小孩子斗嘴的光一,看着刚的笑脸心里终于做出了决定。

 

 

“唔?没有想那么远过,没有意外的话就是在这里做老师。”

洗完澡,刚忽然被抛出了有关未来计划的问题,虽然有点奇怪,还是边擦头发边认真给出了答案。

“有什么事吗?”

 

“没有。”

光一立即否认。

“我大概会在这里呆三四年,在准备课题论文,以前是想进研究所,可是现在觉得,以后自己开诊所的话也不错。”

 

“……嗯。”

刚歪着脑袋擦湿头发,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时间上也会很自由,可以照顾孩子。”

 

……

“嗨?”

话题已经跳跃到令刚无法坦然擦头发。

 

“没什么,我去洗澡。”

大医生丢下怀里的沙发靠垫逃去浴室,留刚一个人不明所以的眨眼睛,“跑到别人家里来说什么奇怪的话。”

 

“你差不多也该回家了。”

十点准时犯困的刚老师推了推床上的另一个人。

 

“我睡在这里。”

光一举着杂志理直气壮。

 

“为什么?”

 

医生转转眼睛。

“万一、你半夜又突然发情。”

 

“才不会。”

声音却心虚起来。

“上次不是有标记吗。”

 

“那是临时、啊——”

光一装作忽然想起什么一样丢开杂志翻身扑倒刚。

“标记还在吗?”

房间里响起一串刚老师软软的笑问“你做什么?”的玩闹声音。

 

很快,哼哼的笑声被接吻声代替,光一喘着气深情凝视的样子让刚的脸害羞到滚烫,轻轻偏过头。

“你今天晚上很奇怪。”

 

光一连话都不再说,直接用腰顶了下刚,刚又忍不住笑,怎么会不懂他的意思。

 

“明天要早起,学校有工作,快开学了。”

 

光一医生只好放弃,捧着圆圆的小脸,缠着他又一个长吻,直到刚轻轻推他才放开。

 

“我会窒息的。”

“可以用鼻子。”

“鼻子来不及吸那么多空气。”

“所以才要多练习。”

刚笑着推他下床,可离开前忽然又变得依依不舍,害羞地露出想接吻的眼神,光一对这种攻势完全无可奈何,“你也太狡猾了。”

 

在玄关拥吻在一起,光一用指尖轻轻磨蹭他毛茸茸的鬓角,对摸起来像年糕一样的脸颊爱不释手。

“好像还没有说过。”

 

“嗯?”

 

“我喜欢你。”

 

刚眨眨眼,低头露出孩子气的腼腆笑容:“我也是。”

 

“你也太狡猾了,‘我也是’太狡猾了。”

 

在心动又欢乐的气氛里分别,虽然只是隔着一道墙,光一心里却生出小学时代邻座心仪的人突然隔了一排的这种幼稚的失落感,完全没大人样的倚在门框上讨告别吻。

 

大概是太过得意忘形,被刚老师一句话拉回了现实里。

 

“过几天想把你介绍给爸爸。”

说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非常的无忧无虑,十足的天真孩子气。

 

光一笑着含糊了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演技如何,关上门,背靠在上面长长地呼一口气,脑袋里完全没了恋爱的气氛。

 

 

隔天早上,再次确认了刚老师一天都会呆在学校,光一找到武司要到了教授的住址,现在就站在那幢老式房屋门口,前庭郁郁葱葱,大约是个认真生活的人。

 

敲敲门,片刻后,沉重的深褐色木门被推开。

 

作为这件事最后的终结,光一决定和他见一面,以后再也不会提起。

 

“你好。”

门内的老人推了推眼镜,微微皱眉。

 

意外的什么都没问就被请进门,心里疑惑着的光一在玄关发现了刚的鞋子,互相奇怪地问了几声,刚说工作临时延后,光一借口有医院的事情要请教教授,但小刚显然不太相信的样子。

 

“爸爸已经很久不做医生了。”

刚站在宠物笼边,手里拿着切好的苹果块,三角嘴巴稍稍撅了起来想听实话。

 

“可以去书房谈吗?”

编不出其他借口干脆不再管刚,光一双眼盯着教授。

 

“在这里就可以。”

教授在沙发上坐下,做了个请做的姿势。

 

光一沉默地站在原地没有回话,目光从教授脸上下沉到自己脚尖。

“我还是改天再……”

说着就点个头准备离开。

 

“是我做的。”

 

“你——!”

光一的话梗在喉咙里,为什么要在刚面前说这件事。

 

尚不明白二人在谈论什么的小刚放下装苹果的塑料碗,有点奇怪的看看他们,感觉到气氛不太对,走到光一身边亲昵地挽住手臂,腼腆地向父亲介绍。

“这就是刚才和你说的光一医生。”

 

“我先回去。”

光一安抚地拍拍他手背,再一次转头离开。

 

“是我做的,给刚做腺体移植。”

教授又重复一次,转身过去的光一懊丧的紧闭双眼。

 

“小刚说你们在交往,你又是医生,肯定已经发现了。”

白发老人说地很平静,一字一句,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为了向当时怀疑我理论的人证明,擅自做了这种手术,原本想用自己做试验品,果然还是不行。”

像是回忆起当时的心情,没有波澜的眼里终于露出悲伤。

“手术之后,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醒来笑着安慰我,不用担心。”

渐渐地,眼镜起了一层雾气。

“对不起。”

 

堂本刚愣愣的,好像还没把这件事和自己联系上关系。

“你一直对我很好。”

说话时甚至露出了微微笑。

 

“我只是觉得这样可以弥补一点。”

 

 

冷静送他们出门口,刚还是有点恍惚,光一搂着他,离开前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教授在阴影里微微向他躬身,光一明白,那是恳求的意思。

 

他没有说实话。

 

根据查到的资料,二十多年前教授之所以被切割Alpha腺体,是因为他曾经企图通过助手把Omega腺移植给自己,可是出了重大事故,才会在几年后又找上刚。

手术挑战根本只是借口,他想要的,只是那个腺体存活下去。

 

「那个教授,过去和黑市有来往。」

光一回想起资料室里的话。

「他利用黑市的医疗设备,一直保存着一个Omega的腺体。」

 

「据说来自一名自杀的初中生。」

 

 

关上门,留加端起被放置在桌上的塑料碗,打开笼子继续给小仓鼠喂苹果。

小家伙两手抱着苹果块啃咬的样子很可爱,留加脸上扬起温柔的微笑,用指尖轻轻抚弄。

 

“小诚。”

 

TBC


下一章就要结束啦

评论(91)
热度(333)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