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02

*KT,ABO

*医生K x 老师T

*就是一个俗套的谈恋爱的故事

1


Chapter 02

 

“啊,早安刚老师。”

公寓楼走廊里,一大早就被这样打了招呼,完全没睡醒的语气。

 

而且是早晨听见的第一句话,在最需要打起精神的时刻,简直是破坏人心情。

 

刚背着双肩包,一只手搭在肩带上回头凉凉地看那人一眼。

“早。”

 

“对了刚老师。”

一起下楼的时候光一又叫他。

“今天有空的话来医院一趟吧。”

 

“诶?”圆脑袋转向他。

为什么开始擅自叫“老师”,很奇怪吧。

 

“想给你再做一次检查。”

 

“不用了。”

 

“来比较好,之前你来医院也是想要找出病因吧,我不会告诉别人。”

 

刚微微地嘟起嘴,因为找不到理由反驳感到不满,动摇之后最终还是点了头。

 

“那刚老师下午见。”

 

“请不要这样叫。”

 

“我听那小鬼这样叫你。”

 

“他才四岁。”

 

……

一直到光一的高级轿车走远,刚都还疑惑地望着那个方向。

这里去医院这么近的距离竟然开车上班,某种程度也是不可思议的人。

 

 

下午,暖色窗帘都合上的诊室里透着细微的光,光一从外面拿回报告,坐回刚对面。

“一切正常。”

 

刚露出“你看果然这样吧”的表情不说话,眼睛看着非要他过来的光一,流露出小小的抱怨情绪,他是请假过来的。

 

被看着的光一丝毫没有愧疚,看着检查结果又看看堂本刚,挑挑眉毛,张嘴就爆出一句:“你在发情期吧。”

 

果然,圆溜溜的眼睛就回答了。

 

“你怎么知道……”

刚忍不住摸上脖子,指尖轻轻按在后颈腺体的位置。

大家几乎都感觉不到,因为味道非常的轻微,偶尔有人察觉也会误以为是香水。

 

“只是猜测而已。”

猜中了的人有点得意。

“早上那种感觉像小学时代一样。”

 

没听懂这个形容,刚不明所以。

 

“泳池开放日的时候。”

光一继续说明。

“那个时候会有很特殊的感觉,五六年级的时候吧,嗯……不知道怎么说。”

 

看筋肉医生歪着脑袋笑笑地想形容词,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装可爱了。

 

“反正就是一种感觉。”

努力想要说清楚。

 

大概是成长中的Omega释放出的轻微又不成熟的信息素,刚好光一又是分化很早的Alpha,多少会受到影响。

 

“不过初中开始和Alpha和Omega的游泳课就分开了,就没再感觉过。”

 

从表情看来刚老师对这种说法不是很满意。

“你变相说我是小学生吗?”

 

光一低头笑到眼睛眯成一条缝。

还没等他开口回话,护士就敲门进来。

 

“堂本医生,有紧急会议。”

护士小姐说着话,看见堂本刚后眼神忽然避开,虽然没说出口可以姿态非常明显,刚也低下头。

 

“你还要忙,我先走了。”

背起包向光一告别,经过护士身边时也微微点头。

 

光一看在眼里,这种态度和昨晚的老人很像,几次想问护士怎么回事,但和对方一直没有对上眼神,贸然问这样的话也显得奇怪,只好以后再找机会。

 

可是这种事,一旦过了最好的提问时机,过几天再提起会更显得突然,所以直到周末都没能问出口。

 

 

“早安刚老师。”

周末早上又在走廊相遇。

 

“早安。”

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

 

“要出去玩吗?”

 

“去爸爸家里。”

刚朝光一笑了笑。

“光一医生呢?”

 

“加班。”

 

“刚老师,真的不用我送你?”

光一放下车窗问。

 

“我坐电车去。”

 

“啊,我最讨厌电车了。”

忽然幼稚起来,语气和haru不吃红豆一样。

 

莫名感到不爽的刚皱着脸。

“我最喜欢了。”

 

故意赌气的样子让光一很大声的笑出来,说着“再见”发动汽车走远。

 

 

安静的医院资料室只有光一一个人,除去他时不时翻动一页书,空调出风口下的植物微微摆动着的叶片是唯一活动着的物体。

 

“早安。”

悄声走进来一个人,是武司。

 

“哦,早。”

光一抬眼看他微笑的脸,要说完全自然也不可能,不过总要面对。

 

两个人远远坐着各自看资料,武司作为年轻的院长还有很多要学的东西,光一知道武司就算再会念书也一定很辛苦,大学时期就是这样没日没夜的读书。

 

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光一无法对这样的坚强又温柔的人置之不理,去外面泡了两杯咖啡坐到了他身边。

 

有点别扭地相视而笑,没人再提那件事,光一稍微问了几句甲斐的近况,苏醒以后恢复顺利,很快就能出院。

 

“说起来,那小鬼和他爸爸也太像了吧,haru?”

 

“嗯。”武司想起小孩子就笑得很温柔。

 

“那……妈妈呢?”

 

haru的妈妈几年前就离开了小镇,去读喜欢的学校,做喜欢的工作,她说整个青春时代都纠缠在稚嫩的情感中,以后想为自己活着。

 

光一点点头,没办法做出什么评价。

“你要辛苦很久了。”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称得上是“家庭”,但是武司的世界有病人又有孩子,每一天都不轻松。

 

◇◆◇

 

刚老师爸爸住的是略有陈旧的房屋,一楼的木制套窗在风中摇摇晃晃发出吱嘎声,戴着金边眼镜的老人就坐在窗边看书,是个有学者气息的家庭。

 

“我回来了。”

刚微微笑的进来,带来了好吃的点心。

 

“欢迎回来。”

老人脸上泛起笑容。

“天气太热就可以不用回来了。”

 

“老爷爷会很寂寞啊。”

说着开玩笑的话,刚放下东西来到书房查看窗户的松动状况,小声自语几句该怎么修,很快就从杂物间找来工具。

 

◇◆◇

 

“对了。”

医院资料室,光一忽然问起武司。

“这里有很多我们资料库都没有的移植研究资料,是这里的医生做的吗?”

 

听起来有点失礼,但是这样规模的小镇医院应该不具备这种条件。

 

“唔,算是吧。”

武司思考着应该怎么样简短说清楚。

“以前有一位从很顶尖医院下来的教授在这里做文员,是他带来的资料。”

 

文员?

内容太过跳跃让光一也无法立刻领会。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二十多年前,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就知道是这样,武司只好详细说明,但声音不太确定,毕竟很多都是传言。

 

“那个教授专攻腺体移植领域,以前是很有权威的人,但是因为一次意外的实验,造成自身腺体突变,引发医院混乱也造成了人身伤害,为了阻止他,医院对他强制实行Alpha腺体切割。

 

之后教授离开了顶尖的医院,医疗界因为这桩丑闻抹掉了这位教授所有的成绩,他一个人和孩子来到小镇生活,也带来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在藤木医院从事简单的文书工作,可一直不顺利,几年以后终于辞职了。”

 

◇◆◇

 

“完成啦,tsuyo煎蛋。”

堂本刚穿着围裙把最后一道菜端来餐桌,又拿一碗玉米粒放进小宠物笼子,坐在来认真地双手合十。

 

但是老人的表情显然对新菜式不太放心。

“我还是喜欢普通的厚鸡蛋就好。”

 

换来主厨一记圆滚滚的瞪眼。

 

“最近怎么样?”

吃饭间父亲问。

 

“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忽然想到了光一。

“遇到了上次去医院见到的医生。”

 

“可以的话还是检查清楚比较好。”

 

“他也这么说,那个医生。”

刚的表情有点为难。

“可是我觉得就算这样生活下去,我也没有关系。”

 

老人没再说什么,只是镜片后的眼神有点无奈。

 

◇◆◇

 

“孩子是教授出事前领养的,事故以后,福利院对教授的精神状态做过几次评估,每次都堪堪擦过底线,没有办法将孩子领回。

 

有传言教授从那之后一蹶不振,经常对孩子使用暴力,还有人说他会拿孩子做自己没有成功的实验。”

 

“实验?”

 

“对,那孩子小的时候被紧急送到过我们医院来,症状是自体信息素过量导致昏迷,那时候我们也只是几岁的小孩子而已,是后来听甲斐说的,整间医院都是Omega的味道,所有医院的Alpha都必须注射抑制剂,连甲斐都要。”

 

“发病原因呢?”

 

“不知道,连警察都出动调查了也没有结果,所以才会有他被当做试验品的传言。”

 

太过冲击的事情令光一嘴唇发干,尚未消化清楚,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孩子后来呢?”

 

……

 

“就是刚先生。”

 

“今天早上他还和我说去看爸爸。”

 

“对,所以我想应该是传言乱说的,他们父子关系一直很好。”

武司垂下眼皮。

“但是相信的人也很多。”

比如haru的奶奶。

 

即便传言是真的,当年的小孩子也是受害者,可是这么多年都要承受异样的目光,人类就是这样可鄙。

 

 

晚上回家后光一始终陷在思绪里,坐在客厅一个人发呆,联想到他奇怪的病,一定也和那件事有关系,正这样想着,忽然听见门外有人经过,站起来就冲出门去。

 

“刚老师!”

 

被吓到的堂本刚倒抽一口气。

 

 

邀他进来坐,从冰箱里倒了茶,非常殷勤的态度惹来刚老师嘟嘴巴的怀疑。

 

“让我再给你检查一次吧。”

 

“你也太执着了吧。”

大眼睛非常不解。

“不要。”

 

“说不定可以有办法。”

光一说得有点急切。

“以后、也可以轻松一点。”

 

堂本刚眨眨眼,意识到也许他听说了传闻,原本前倾的身体后退了几公分,忽然就在心上建起一层防备。

 

“我会考虑的,谢谢。”

 

 

该不该相信那个人呢?

刚辗转整晚都无法决定的事,就在早晨见面打招呼的时候,四目相对的笑容的一瞬间,心里有了答案。

 

反正父亲也说这样比较好,而且那个人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可靠。

 

“那个。”

在走廊叫住光一。

“请拜托你……”

 

“嗯。”

 

TBC


评论(19)
热度(405)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