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仙妻 06

*KT黑道架空

*叁披*结局也叁披

*大佬51,大佬奥桑24,大佬养子阿光,养子前期H是强制

*OOC到不可救药,雷点密布,真的。

05


Chapter 06

 

远离都市的街道,几家没什么人气的店铺萧条地挂着“营业中”的字样,从掉漆的暗红色招牌下进入狭小楼梯间,里面散发着轻微水泥灰味道,是有点土气的四层灰白老式写字楼。

 

四楼,两个月之前还是组里最不值钱的一间分社。

 

“老大!”

晚上,穿人字拖的光头手舞足蹈从外面冲进来。

“赌场又赚了一大笔。”

 

阿光正叼着烟打游戏,黑运动服,长发散乱满眼血丝,唇边一圈胡茬,几个空可乐罐倒在茶几上,其中罐口漏出一摊烟灰,一副潦倒颓废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是新赌场的老大。

 

只有手机被格外重视地安放在两块杯垫上,插着充电线始终亮着屏幕。

 

打完最后一局放下手柄,阿光随口问光头有什么事,捉起手机翻开来电和消息界面不断确认没有错过任何一条。

 

“那个警察想见你。”

阿光听到以后停下手指抬头看他,示意继续说。

“是要谈加分成的事。”

 

二十分钟后光头陪同阿光来到会所,出于礼貌稍微收拾了一番,穿着西装外套坐在皮沙发上,照例不要女公关,冷眼看着对面的中年警官对这种场所十分游刃有余。

 

“喂阿光。”

中年人左拥右抱间叫他名字。

“分成的事你没意见吧?”

 

阿光不置可否地一笑,从桌面上推过去一只白色信封,厚厚一叠,中年人面色得意地拿起来打开。

脸色骤变。

 

“嘭”一声,信封被拍在玻璃桌面上发出巨响,偷拍照片散落满地,光头掏枪直指警察脑袋,浓妆的女孩子们尖叫着四散奔逃。

混乱中阿光恍若未闻,对着恼羞成怒的警察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

 

办公室,光一桌上放着的是本部大会的资料,煞有介事的装订成册很容易让人误解成正规大商社,堂本刚以前就被这种架势惊讶过,还说以后要叫他部长。

 

其实就是各个组长去本部的邀功大会,用光一的话说。

 

今年依然是光一带领的组收入最高,大会对光一来说,原本只是和一群亦敌亦友的对手们互相吹捧的酒局。

偏偏昨天副会长来了电话,指名南部新开的赌场非常出色。

 

“那小子怎么回?”

光一丢开资料,问副手的联系结果。

 

“阿光少爷说不回来,大会那天直接去本部。”

 

“随便他吧,把我们的东西准备好。”

实在不想多考虑这孩子的事。

“当天的名单里……怎么了?”

说着话,光一抬眼看见副手似乎欲言又止。

 

“根据条例我们有权把赌场经营权回收,由我们自己运作收入会增加不少。”

……

光一深深看副手一眼,没有立刻接话。

 

“他是和警察达成合作才经营下来的,按他的个性多半是有条子把柄压他们分红,要是失去唯一的筹码,当天就被当街砍死也说不定,你有那么恨他?”

副手埋下头不作回答。

没有逼迫回话,光一走到办公室门口,出去前还是多说了一句。

“继承人的事我会重新考虑,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做蠢事。”

 

===============================

 

“我就知道一定很漂亮。”

珠宝柜台前,年轻的准新娘接过堂本刚手上的戒指,花一样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样子,比两个月前来定制的时候看起来更有光彩。

准夫妇亲密地耳语着什么,随后一起笑着向他道谢,刚回以温暖的笑容,说了些恭喜新婚之类的话。

送走客人,不由长长舒了口气。

 

背着小只双肩包站在电车里回家,明明是自己说的喜欢搭电车,可最近渐渐开始不喜欢这种人多的交通方式。

因为到处都是情侣。

 

不用说话也能感受到别人之间的爱意,眼神,笑容,耳机线,勾在一起的小指,在伞下依偎的样子,从来没意识到原来生活中的情侣那么多,多到让人厌烦。

 

完全清楚是自己的原因,正因如此才更加自我厌恶。

 

回到家,玄关里属于另一个主人的拖鞋已经被穿走,厨房里传来烹饪的声音,走过去闻到煎鱼的香味,本来准备打起精神说句“我回来了”,却站在那里盯着恋人的背影走了神。

 

“回来了。”光一察觉到,回头对他微微笑。

“嗯。”

背着包回房间换衣服。

 

两个人的晚餐很安静,如果没有话题的话就沉默地吃到最后也不是没有过,本来就是即便不说话也不会尴尬的关系。

 

“花我拿去阳台了,看起来不太好,网络上说晒晒太阳会健康起来。”

光一说的是餐桌上的黄玫瑰,刚之前买来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再也没照顾过,枯萎得有点可怜。

刚点点头,想说最近工作比较忙来作借口,可随后意识到说与不说也没有分别。

 

“过几天我要去本部会议。”一阵安静后光一又说起。

“嗯。”

“唔……只是问问你。”

“嗯?”

“一起来吗?”

刚停下筷子,眼睛看向对方,光一目光平和眼底带笑,像以前约他去吃冰淇淋那么普通的语气。

“你在的话,可以介绍给其他人。”

 

……?

若无其事地抛出这么大的事情,圆滚滚的眼睛终于鲜活起来,虽然充满疑问但至少比刚才有神几分。

 

认真说起来,两个人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关系,不少人知道他们的事,可是突然说正式介绍也太让人没有准备。

而且是在发生了那件事以后,还有,现在这样的状况。

 

“喝酒的话,我可能……”

“也对。”光一立刻笑着接下去,“还是不去好了。”

 

晚餐继续,再没人开过口。

 

十点多,生物钟始终规律的刚带着点困意躺在床上看钓鱼杂志,光一头上搭着毛巾从浴室出来,本想就这样躺下,被说会弄湿枕头只好去吹干。

 

再躺下来的时候刚已经睡着,给他留了一边的床头灯照亮。

把灯旋钮转到最暗,昏暗中光一的表情很温柔,不加掩饰的情感倾泻在指尖,小心翼翼抚摸他的安睡的眉眼。

 

刚若有所感地睁眼,撞上来不及收回的深情目光,一瞬的错愕后一把拥住光一献上热吻。

 

亲吻被接纳,两人交换着潮湿缠绵的吻,亲热多年早就习惯了的身体很快兴奋起来。

 

后面在这里:(不是车,只是有一些不能发的词)

密码5位+梅树年,共8位数字


接上


反复回味着那种禁忌的温度直到顶峰,卧室里弥漫出荷尔蒙的味道。

长呼一口气,陷入矛盾自责的光一手背搭在额头上无奈叹息。

 

偏偏这时候门锁转动,堂本刚又从客房回来了,抱着枕头,一副勉强出来的笑容是想来和好的样子,刚踏进来就被满室的味道凝固在当场。

 

本就心情烦乱,光一现在更是无话可说。

“你别多想。”

 

理所当然的没有回答,才打开的门又被关上,从外面。

 

 

世界上,夫妻情侣之间,也许没有再比这更伤人的事实。

——只是对你没反应。

 

这么多天不是没有这样怀疑过,也多少能猜到原因,只是赤裸裸地摊开在眼前,实在无法冷静面对。

 

这时候才想起来光一有洁癖,陪他坐电车的时候别人摸过的扶手环都不愿意碰。

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是怎样看待自己的?

言语会骗人,身体不会。

 

已经无法分辨此刻的感受,愤怒也好自卑也好,刚痛苦地趴在书桌上,剧烈的情绪波动导致连胃都痛起来,药在卧室没办法去拿,一直无力地趴着等待疼痛过去,额头沁出一片细密汗珠。

 

客房连灯都没开,黑暗加剧了阴郁的心情,这件事到底怎么收场在他心里甚至有了更可怕的答案。

忽然,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亮起,一时间像一道光,驱散了因脆弱而产生的哪怕只有一瞬的疯狂念头。

 

「我会去本部大会,你能来吗?想见面。」

 

刚的情绪莫名静止下来。

呆呆看着消息界面只有整齐的一条左排,从来没有回复过。

 

「身体怎么样?受伤了吗?」

 

「他有没有欺负你?」

 

「今天的事不是很有把握,能为我加油吗?」

 

「成功了,下次来可以见你吗?」

 

「今天看见了流星。」

 

「只当做一般人也可以,可以见面吗?」

 

「会给你困扰的话一定告诉我,我想你高兴。」

 

「对不起,做了那种事情。」

 

「这里有很好的钓鱼场,想带你去。」

 

……

 

深夜的老式写字楼内,窗户里透出诡异光线,是阿光关着灯打游戏。

被安放在杯垫上的手机猛烈巨震,大到极限的铃声只响了一秒就被接起,大电视屏上主角队伍死成一片。

 

“Tsuyoshi?”

……

“Tsuyoshi?”

 

“……诶?”

 

“不、我说!”

 

“我喜欢你。”

 

TBC

我现在只想快点写完了,我当时到底怎么想的要写这个,好痛苦,我应该直接从结尾开始写,写个短篇爽完就跑

评论(97)
热度(324)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