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仙妻 02

*KT黑道架空

*叁披,大佬51,大佬奥桑24,大佬养子阿光,结局也是叁披

*文如其名的雷

这么奇葩的设定就放我一个人变态吧


1


Chapter 02

 

“你是笨蛋吗?”

 

一大早,堂本刚沉着脸,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和他说话,最终还是被气得没忍住。

臭小子在楼下硬拦着不让走,一直说“我送你我送你”这样的话,无论如何也不准他一个人去上班。

 

当着一班手下的面被凶,才二十岁的阿光面色难免有些窘迫,警告地回头看他们一眼,动作幅度极小地拽着堂本刚一小截衣袖,好让他进来门里说话。

 

“是真的很危险,他们一夜都没有抓到,以前和老头子结仇的人出狱了,而且回到了元组原职位,医院那里也布置了很多看守。”

年轻人解释得很认真,看起来真的不是故意为难,旁边跟进来的光头跟班拼命点头帮阿光作证。

再不答应就只好把老头子搬出来,阿光一边说一边盘算下文,这比和外面的老流氓谈地盘要费脑子得多。

为什么做过以后反而是他这边落下风,按原本设想不该这样才对。

 

“那么多人也太惹眼了。”

堂本刚语气略有缓和。

“今天要去客人家,你这样我没办法解释。”

 

商量再三,达成的结果是阿光一个人送。

可二人独处的车内空间就成了另一种煎熬。

 

和“老头子”一样,阿光开车也不放音乐或广播,路程不算太短,平稳的车技令副驾驶的堂本刚昏昏欲睡。

 

停在红灯路口,阿光握着方向盘,舔着下唇忍不住瞄了一眼又一眼,今天穿的是宽松的长外套,很有设计师的艺术感,从领口能看到一点白白的胸口,忍不住回味起那皮肤的触感,又滑又柔,像是有吸力一样让人爱不释手,还很容易留痕迹,稍微用力吻上去就会有红痕,到现在还没褪干净也说不定。

 

如果说出来肯定又要被骂,但是在他的车上能睡着,就代表依然对自己不设防吧。

想到这点,一个人对着信号灯傻笑了好一会儿。

直到感受身边好像有某道视线——堂本刚正盯着他。

 

“你、身体还好吗?”阿光情急开口。

堂本刚像没听见一样把头偏向车窗那一边继续睡。

 

——透明人待遇。

阿光给自己的现状起的名字。

但是仔细看的话,其实对着自己这一边的耳廓红了,苦中作乐的在心里苦笑着。

 

客人住在风景不错的郊外,到达后阿光说在这里等他,又嘱咐他小心,其实刚才尴尬的气氛还没过去,不过他们一个厚着脸皮无所谓,一个根本不在乎。

 

只是推开车门前,堂本刚淡淡地开了口。

“你不会觉得那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吧。”

勉强鼓气干劲的阿光语塞,愣愣地看着堂本刚回头,那张他喜欢到只要一想起内心就会柔软的脸冷漠又疏离,就如同即将说出口的话。

 

“我不会原谅你。”

 

车门“嘭”一声关上,发怔的阿光被震得一颤。

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没什么好意外的,强迫自己这样想,整个身体都保持着目送他离开的时的样子没有动,嘴巴里泛出苦涩的味道。

 

不知道过去多久,堂本刚从客人家里出来,两个人道别了好一会儿,阿光在车里远远看着,绝望地意识到那样的笑脸这辈子也不会再属于自己了,看着他向车走来,明明是在一步一步靠近,但视而不见的眼神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陌生。

 

强行把叹气咽回肚子里,阿光调整好坐姿发动汽车等他上来。

——忽然感觉到哪里不对,野兽的直觉,几米外的树丛沙沙作响。

 

“趴下去——”阿光飞窜出车门抱着堂本刚滚落在地。

被压懵了的堂本刚后脑勺被手心垫着没有撞到,他只感觉到抱住自己的手臂刚才猛烈颤动,随即耳边炸开痛苦的嘶吼,指尖触碰到温热的湿意,翻开来一看,鲜血淋漓。

 

“你受伤了。”

“上车!”阿光用还能动的一边手肘拖堂本刚起来塞进驾驶座,自己从他身前钻进副驾驶,“走!”

“去医院?”

“快走!”话音未落又一枪击中车身。

 

堂本刚不算慌乱,尽管一手的冷汗,一脚油门甩开追击至少比电影里的黑帮情人表现出色。

车开上公路,阿光靠在椅背上捂着手肘满头大汗,指缝间猩红的液体薄薄地凝固一层。

 

“我没骗你吧。”逞强地开玩笑。

“先送你去附近医院。”

“现在还不行。”阿光看一眼后视镜,“枪伤没法去一般医院,会被问询,老头子没教过你吗。”

大概是痛到无所谓,连说话的语气都硬起来。

被年轻人教训的堂本刚下意识想瞪人,可是看他的可怜样子又狠不下心只好算了。

“那现在怎么办?”

阿光用右手去掏左边裤子口袋,试了几次没成功只好向右边的人求助,“帮我拿下手机。”

 

堂本刚整个人趴过来在他大腿上摸来摸去,突然就变成了有点暧昧的动作,阿光伸手扶着方向盘刻意避嫌似的仰起头,再分开时两个人都微妙地红了脸。

 

“他们在路上,会处理掉尾巴,我们再走远点。”

联络过部下后阿光说到,堂本刚也暂时松了口气。

 

决定停在野外休息时已经接近傍晚,阿光开始发热,越来越没精神,刚的眼神也越发透露出担忧,年轻人微微笑地安慰他。

“再等等,解决了会给我电话。”

被太阳晒了一天的草垛有种干燥的香味,堂本刚扶阿光靠坐在上面休息。

绑在伤口的布条和血液凝固在一起,阿光咬着牙揭开,额头瞬间沁出汗珠,痛感不亚于撕下一层皮。

 

状况很不好。

一直没取出子弹导致伤口恶化,再不处理确实会很麻烦。

 

“帮我一下。”阿光单手卸下枪匣递给堂本刚,又从后备箱里翻出一把匕首。

隐约预感到他想做什么,堂本刚接过子弹欲言又止。

金属弹头被刀锋刮落的声音有点刺耳,因为用力而牵动到伤口,阿光发出隐忍的低吼。

 

“……你知道怎么做吧?”

动手之前阿光问,强装出来的镇定此刻已经有崩塌的前兆,剧痛来袭的恐慌让他多多少少有点慌神,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孩子。

 

“还是去医院吧,或者回头,说不定他们结束了。”堂本刚捏着子弹,火药的分量沉甸甸的,内心并不比他好过。

“已经够乱了,不能惹麻烦。”阿光再一次咬牙,手指慢慢伸向伤处。

 

“现在说可以吗。”

手指在伤口前停住,阿光埋着头,又紧张又痛,汗湿的头发紧紧黏在额上。

“不原谅我也没有关系,至少理我。”

 

取子弹、撒火药、引燃。

伴随着难以言状的抽搐痛呼,堂本刚只能把少年搂在怀里,几十秒像一辈子那么难熬,灼烧过后阿光整个人近乎惨白,汗湿到虚脱,狼狈极了。

 

新月爬上夜空,墨蓝色天幕上一颗星星都没有。

 

阿光一只手垫着后脑赤着上身躺在草垛里,稍稍恢复了点力气,脸也被堂本刚擦洗干净,伤口不再流血,简单地包着。

“不冷吗?”堂本刚脱下外套盖住他,阿光回以乖巧的笑容。

 

空气里焦灼的味道还没散,两个人相对无言,初夏夜里的蝉鸣反而更突显了安静。

阿光偏头悄悄看身边人,长头发为了方便梳成一个小球很可爱,露出来的光洁脖子,仔细看的话还有之前那晚的痕迹。

可是已经被判入“不被原谅”席,阿光总觉得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遭了。

 

“你为什么会跟老头子?”

索性问出这句话。

“那家伙又凶又霸道,只有脸能拿出手。”

看他没有反应,就横下心继续说下去。

“你为了和他在一起,连海外的机会都放弃了,他以前和我说的。”

堂本刚还是不说话,不过看起来没有生气,阿光单手撑起来坐着。

“跟着他有什么好处?总是要被连累,担惊受怕的,从小时候就一直跟我唠叨,他不在我要保护你保护你什么的,可他要是真的担心你,就别做这行了,自私。”

一口气埋怨完,却看到堂本刚埋下头。

“你笑什么?”

刚自顾自笑着不说话,抬眼看看他,又忍不住笑开。

 

阿光被笑得有些心虚地咕哝:“别好像我是笨蛋一样,喂。”刚躺下去枕着草堆闭眼睡觉,阿光跟着躺下,不甘心地一直问“干嘛不说话?”

 

问了几声没有回应,也就只好死了心睡觉。

 

这种事根本不是说放手就能全身而退的,堂本刚睁开眼望着天空发呆,这个道理他也是交往好几年以后才真的明白,代价是光一血淋淋的伤。

 

可是这样的天真,珍贵又可爱。

一时没忍住,侧过脸轻轻揉揉他头发。

 

“可以再kiss一次吗,那么痛根本睡不着。”阿光闭着眼说,堂本刚的手还停在他脑袋上,僵在那里进退两难。

 

思考两秒后立刻收手装睡着,阿光却不依不饶地靠过去。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大着胆子擅自决定。

电影慢镜头一样一点一点挪近,怕太鲁莽惹人生气,又怕太慢下一秒就被拒绝掉。

 

……

 

“晚安!”

说完舔舔嘴巴,阿光翘着嘴角,趁回味还在立刻闭上眼睛带着味道睡下。

 

 

日出的时候接到部下报平安的电话,两个人开到服务区吃完早餐,对于昨晚最后的吻,堂本刚完全当没事发生过,阿光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伤员。

 

进入市区前遇到前来接应的人,光头跟班急匆匆冲来,头上手上都包着绷带,看来昨天也不轻松。

“老大。”

阿光放下车窗,光头看看他又看看堂本刚,忽然欲言又止。

“怎么了?”

“……组长醒了。”

 

TBC


评论(76)
热度(396)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