ギリギリ 07

*KT架空,多年稳定关系设定,精英51*画廊经营人244

*高野达郎单箭头244

*崩坏OOC,全文游走在ntr边缘,没有劈腿确定,但是雷这个还是千万不要看比较好

*大概就是一个熟年夫夫的日常小风波

1


Chapter 07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画廊还亮着灯,堂本刚留下来确认展出的事,顺便抓了达郎暂时充当秘书,因为傍晚的小雨,出气筒没法开工。

 

达郎从不做这类细致的工作,又不想在自己这里搞错东西被堂本刚说,只好伏在桌上瞪大眼睛不敢分神,耐着心又重新核对一遍画家和作品名单。

 

“应该没问题了……”用铅笔画下最后一个钩,不放心地皱皱眉,“唔等等我再看一次。”

“够了。”堂本刚忍不下去,动手抽走他手里的纸张,达郎的目光跟随着两张纸片的去向,站起来凑到堂本刚身后。

“啊……只差那个讨厌的金发了啊。”老板顺着灰色的铅笔小钩看下去,达郎总这么叫那个画家,导致堂本刚也习惯这样叫。

“嗯,只有他,数量和规格全都没定。”

“我和他约的明天见面,下班吧。”说完把东西收进抽屉。

“诶在哪见?”

“三町目的一间酒店。”

“吃饭?”

“大概吧。”堂本刚想着那个人的样子,忍不住对天花板露出嫌弃表情边说边向外走,“他给我一个房间号。”

……?

达郎留在原地没动。

“你要和一个有灌你喝酒前科的男人在酒店房间见面?”看着慢慢走远的背影不可置信,“奥さん?”

“我还和你在一间房睡了快一个星期。”堂本刚回头,“快点出来我要锁门。”

“当然不一样。”达郎背起双肩包跑去他身边,包里面塞的都是出气筒的行头。

“哪里不一样?你和我告白过他没有?”锁好门,撑起透明雨伞直奔隔壁冰淇淋店。

达郎被这么平常的语气噎的一顿,追上去磕磕绊绊地回击,“但、他不是让你做他的模特吗,不穿衣服的那种。”

“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说的,昨天喝醉以后,或者前天。”

 

这几天堂本刚都住在达郎的小阁楼,而且每天晚上都拉着他去天台喝酒,数星星聊天弹吉他,上面宽阔到够骑脚踏车,如果不是夜里气温低堂本刚简直想在那露营。

 

“不许把我喝醉以后说的话告诉别人。”圆眼睛式警告。

“那我告白的事你也不许说出去。”

“为什么?”从店员手里接来冰淇淋,把伞递出去。

“为什么?”达郎接过雨伞,像听到什么蠢话一样重复一遍,“因为会被你的总务长杀掉。”

“不会的,现在找人顶包很麻烦,要花钱。”堂本刚舔一口冰淇淋,“他很小气的。”

达郎对这种冷笑话毫不动摇,摆出虚弱的假笑,“谢谢你安慰我。”

 

春日夜晚绵密的雨滴打在伞面,发出的声音温柔的如同恋人耳鬓私语,两个人走在冷清的小巷子里,达郎鼻尖萦绕着自己并不喜欢的冰淇淋甜味,眼神却不自觉一直飘向身边人。

 

“后来回复你了吗?”达郎问。

“嗯,明天或者后天就回来,但是不一定能回家,还有事情。”

是说光一。

 

那么早?

听到的一瞬间的真实反映,达郎摸摸鼻子。

“你看不是联系上了嘛。”

堂本刚皱着鼻子低下头,笑得有点害羞。

“好好谈谈吧,回去以后。”

“没什么好谈的。”

“有什么不满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他才不会听,也不会告诉我。”

“就是你这种态度才让人更不想说话。”

“才不要听你说教。”堂本刚抢走伞快步跑上楼梯。

“喂!”达郎追上去,“你是小孩子吗!”

有点沉重的话题就这样消散在楼道的笑声里。

 

“对了。”吃完饭,达郎在厨房忽然想起被打断没说的事,“明天我和你一起。”

堂本刚在沙发上愣一愣,“不用,很安全。”

“为什么?”达郎问,“约在酒店怎么看都很可疑吧。”

因为那里是他们地盘内,堂本刚含着半块饼干,思考怎么说才不会吓到小朋友。

 

尽管知道了不得了的情报,隔天傍晚达郎还是坚持跟到酒店,被堂本刚丢在大厅坐着,孤零零得像个和父母走丢的小孩子,靠在米色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杂志,翻过几页也就没什么兴趣,丢去一边不由得发起呆。

 

告白以后,关系似乎没怎么变。

那天晚上说完满心忐忑,十多秒后才意识到,这样一来也许再没机会坐下来聊天了。

对方却忽然说一句“你这样趁虚而入会挨揍的。”

笑容柔软得像晴天里的云朵。

 

于是就这样不清不楚到现在。

……也没什么不清楚,被毫不含糊的当场拒绝。

那又怎么样,反正还约好等一下一起吃宵夜,假如那个人晚上还没回来的话。

 

大概过去十多分钟,达郎百无聊赖又翻开杂志,因为距离前台并不远,周围又安静,不小心就听见里面服务人员的对话。

“吧台那老头子说刚才去二十楼的就是社团的刚先生。”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诶?那个刚先生?”另一个女孩压低嗓音发出兴奋抽气声,达郎悄悄回头看,还有一个酒侍打扮的男人在,倒是没有反应。

 

听起来是有故事的样子,达郎竖起耳朵听她们说,不过后来都是感叹的话。

说什么地盘,别人根本没见过你嘛,准备一会儿见到以后先这样嘲笑他一下。

 

正准备继续听下文,余光瞥见侧门溜进来一个人,杂乱的金发非常有标志性,就是那个画家。

画家向他走来,从达郎的沙发扶手边擦过,用杂志遮脸的达郎嗅嗅鼻子,一股熟悉的油腥味,令人作呕。

这个味道在治安混乱的贫民区并不少见,这混蛋刚嗑完药。

 

冷眼看着金发走进电梯,达郎飞速赶过去按下另一部跟上。

 

服务台内,年轻的酒侍望着电梯的方向皱眉思考着,像是拿不定主意,不过还是走出侧门拨通电话,对方很快接通,酒侍用很恭敬的话汇报了见到的事情。

 

“是个金发男人。”

“不是熟面孔。”

“很可疑。”

“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酒侍推门直奔警卫室,途中还抓到一个在杂物间偷偷卖药的小子。

“总务长二十分钟就到,快走。”

“怎么早?!”小混混被酒侍提着脖子踹出门。

 

与此同时,达郎正从十九楼的公共露台爬上去,二十楼是贵宾套房,他没法直接从电梯进。

轻巧地抬腿一翻,跃进二十楼的小阳台。

“白痴警卫,我还不是一样能上来。”贴在阳台墙边慢慢挪步。

挪到窗边侧头偷看一眼,透过薄薄的白纱看见里面的状况,堂本刚背对着他这里,看不到表情,两个人好像在吃饭。

 

“少吃点啊,一会儿还要和我出去。”

像个傻瓜一样喃喃自语。

“没有对那个混蛋笑吧,他绝对不是好人。”

姿势换成扒在窗外,金发一副高兴坏了的样子完全没在意外面,达郎又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啧”一声。

“这么开心?下一次我干脆和你一起……喂喂。”

神色突变。

“不会吧。”

达郎有点懵,看着背对他的堂本刚软软地倒在了餐桌上,枕着胳膊像是睡着了,看口型,金发叫了两声他的名字,表情下作淫猥,看来是预谋好的。

 

“喂混蛋——!”

达郎抄起阳台上一把黑铁花园椅就砸了进去,落地大玻璃窗碎得天崩地裂。

外面警卫听见这么大动静也不敢再等,喊了一声对不起黑压压的冲进来一群人。

 

结果,达郎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和金发一起,都被抓到了光一面前。

 

可疑的到底是谁?

如果不是怕丢脸光一真想问问这句话。

一屋子的人都没走,全场只有光一一个人坐着,看不出表情,压迫感十足的黑西装墨镜打扮,二十分钟前刚从会长谈判桌上跑出来。

 

“总务长,这小子说自己是刚先生的朋友。”不长眼的小混混押着达郎过来。

“喂我是和他一起来的,你去问一楼的人。”达郎奋力挣开背后的手,可是也无法改变在这个人面前狼狈的姿态。

 

以前也有过这种遭遇,还不出钱的时候比现在要凄惨得多,但是内心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挫败,直接越过不甘,挫败到绝望。

 

因为感受到彼此散发出截然不同的气氛。

面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他之前接触过的,借贷公司打手之流的黑帮,身上也没有了之前在公司以“正常人”身份见面的收敛感。

更别说有堂本刚在旁边的时候,这个人会莫名变得很平和。

达郎是第一次见到这一面的堂本光一。

……很可怕。

 

光一看了他几眼才摘下墨镜,最初的反应不得而知,此刻眼神只透露出疲倦,毕竟谈判事项盘根错节不是个好差事。

“你陪他一起来的?”光一尽可能普通地问。

“与你无关,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他还没醒。”达郎态度意外的强硬,强硬到慌张。

对这种回答光一没有反应,就像没听见,下巴示意放人。

 

灰溜溜地走出酒店,像是被一层乌云笼罩住的达郎垂着头,突然被迫看清现实的滋味并不是太好,尤其在做过几天美梦以后。

天边的太阳只剩下一小半,既不光亮也不温暖,周围连一朵被染红的云都没有。

原来夕暮也有这么残酷的时光。

身后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来,停在了达郎身边。

车窗放下,是堂本光一。

 

“我确认一次。”

光一面无表情看着达郎。

“你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吧。”

 

TBC


本来觉得这章就要结束了,写了才发现好像还得一章

评论(72)
热度(381)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