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Candy Crush番外4

KT架空

*一攻三受

*社会人51,甜品店长24,东次,裕二

*本篇微水仙(裕二*东次 一句话),主51*24/东次,含微叁披

不仅劈腿,而且都爱,还有水仙,有不适千万不要看拜托。

我已经写在前面了!

 1 


番外4

 

客厅里的气氛剑拔弩张,至少光一部长单方面是。

 

一言不发,细长好看的刚睡醒的大小眼阴沉地盯着东次。

身穿灰色小背心,东次撇开脑袋晃着肩膀假装看窗外。

再盯。

圆脑袋撇向另一边顺便抓抓胸口。

 

僵持一分钟终于是小职员败阵,嘟着嘴巴转过来给正脸。

“先和裕二约好了的……”

黏糊糊的调子加委屈脸,部长立刻就缓和下脸色,眼角都下垂几度。

“那……”不自在又不满的粗嗓音,“你最近都是和他先约。”

“反正你喜欢加班。”小小声的嘟囔。

确实说的也没错。

 

步调不一样,传统工作狂和年轻享乐派,一旦过了荷尔蒙疯狂着迷乱窜的阶段就总会有小分歧,好在都不严重。

周六中午加完班一起回光一家,做、洗澡、补觉,常规日程。

傍晚起来准备出去吃饭,东次眨眨眼说要去裕二那里,就变成现在这样。

 

连续邀约失败的部长端着可乐杯子向前迈一步闯进安全线内,轮廓锋利的五官看的东次害羞地侧过脸,两个人身上散发着同样的清爽香味,还残留一点亲热的余温,东次背靠墙壁,像只被丢进火锅的虾子肉眼可见的一点一点涨红了脸。

直挺挺的鼻梁在东次的软耳垂上来回磨蹭,成功收获细碎可爱的喘息,自然地拥吻一阵后额头相抵,吻技高超的部长戏谑地盯着呼吸不稳的小职员,对自己能留下人的魅力相当自信。

 

东次胸口剧烈起伏地喘着气,被吻到两眼迷糊失焦,定定神才能看着部长,大眼睛忽闪几下,用手背擦一把湿漉漉的嘴唇,又吞了吞口水。

“该走了。”

诶?光一愣在当场。

“裕二过去拳击俱乐部的一个朋友过生日。”矮身从壁咚里钻出来,“再不走要迟到了。”

等等,光一撑在那像个傻子一样没回过神。

知道他们两个小子一直不清不楚,之前不计较是一回事,这次居然被正面回绝,而且是立刻,连犹豫都没有。

“裕二和我哪个重要?”脱口而出,下一秒才意识到这句话有多蠢。

东次倒是不意外,垂着眼皮想一下后直接冲过去把人抱住。

 

“什么意思?”光一被冲的撞到墙上,虽然感觉还不错。

松开手后退一步,大圆眼睛无辜地解释。

“刚先生说,你问这句话的时候只要抱抱你就好了。”

……

 

像示威一样用扎眼的法拉利把东次送到裕二那里,结果裕二说着“哦大叔”非常开心地迎了过来,单手撑在车窗外亲昵地拨弄光一脸上的墨镜,架到脑门上让他露出眼睛。

“你带他见你朋友?”光一仰脸随便他碰。

“嗯,之前一起玩就见过。”

部长挑挑眉没再说话。

 

年轻真好啊,回去路上忍不住感叹。

那么问不是没原因,把交往对象介绍给自己的交际圈子,多少带着“昭告天下”的意味,不过光一这种情况,朋友多少都和工作有牵扯,说什么都不能像裕二这么自由。

这是我部下兼三分之一男朋友,听起来就是个笑话,还是装成独身比较轻松。

 

可是说起来……

 

“我也没见过你其他朋友。”

 

堂本刚听见后转头,莫名地看看一身怨气的光一,手里还捏着风干的玫瑰花瓣,他正在家研究怎么泡印度茶就被部长找上门,垂头丧气的。

“我不认为我们关系有好到那一步。”转回去继续玩香料。

没有预想中的说着“不对不对不对”抱过来胡搅蛮缠,大部长低声一句“这样啊。”就没再说别的。

来真的?堂本刚斜眼,忽然装什么寂寞,明明整天脑子里只有工作,和游戏机,和健身,和床。

 

 

手法熟练的一步倒进车位,快到中午,连开车都不忘耍帅的部长全身都透着大型犬的憨傻气。

“我先和你说清楚。”堂本刚按下停车场电梯,“我从来没和他们说过我们的关系,等一下你不许乱说话。”

“你也装单身啊,那昨天还说我。”

“才没有,我又没有你的职业包袱。”两人前后踏进电梯。

“那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我们在交往吗?没有吧。”

顺着脑袋冒出的傻气被浇灭下去不少。

“……我觉得有。”部长最后的挣扎。

“那你和他们分手?”微笑的大眼睛透着凉意。

……

叮一声,电梯到了。

 

昨天听说堂本刚今天要和朋友出来,部长一直一直赖在他家装可怜,念着你们周末都丢我一个人,从客厅缠到浴室最后像个连体婴一样跟着爬上床,画面逐渐就从儿童剧转为限制级。

被烦的不行的堂本刚只好答应带他一起。

 

其实只是几个大男人出来吃顿午餐聊聊天,光一作为刚的朋友很快被大家接纳,期间也不可避免的被问到感情状况。

“我觉得相处的还不错,但是对方觉得没在交往。”很滑头地说了这样的话,小腿在桌子下面狠狠挨了一脚,心里庆幸幸好堂本刚今天穿的不是钉鞋。

 

心愿达成,光一载着刚回自己家,非常积极地准备好茶和小点心,把电视调到搞笑节目,放好沙发靠垫让他坐下。

“干什么?”堂本刚一脸警惕。

“你不是喜欢看这个吗?”

“我在自己家也能看。”

“那、交往不就是要呆在一起吗。”光一自己也抱个靠垫坐下,“嗯。”

嗯什么,堂本刚忍着笑看他一眼,从昨天到现在一个劲的犯傻,看来用脸已经迷不住小职员这件事对他冲击实在不小。

 

靠在一起看电视,光一撑不到十五分钟就开始打瞌睡,但是节目很吵又没办法睡着,因为贴在一起的关系堂本刚身上香香的味道一直萦绕在鼻尖,渐渐就心猿意马起来。

 

“别碍事。”堂本刚躲开正面过来的吻,光一轻笑着抱他倒进沙发,堂本刚只来得及叫一声“おっさん”就被堵住了嘴。

 

伴着电视节目里不断传出的爆笑,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呼吸逐渐升温,光一单手下探抓到刚T恤下摆一把掀到胸口,外面就响起煞风景的敲门声。

 

是东次。

你怎么总那么会挑时候?!

光一站在玄关满脸的欲求不满。

还提了一大包东西,看起来是想来做饭,光一把袋子接过来放去厨房,东次跟在他后面,途经客厅,堂本刚在躺在沙发上被茶几遮住看不到,举一只光手臂朝东次挥一挥。

「おはよう。」声音懒洋洋的。

 

从一开门看到鞋子,东次就知道堂本刚在,进退两难只好向光一挤眼睛,但光一完全不看他,直接拽过袋子就走,他只好跟着进来,这会儿被打招呼也只能硬着头皮回。

 

躺在沙发听他们进了厨房,堂本刚坐起来拉好衣服再把头发抓抓齐,深呼吸两次还是没忍得下去,朝厨房翻了个白眼。

 

“吃咖喱饭吗?”堂本刚摆弄着袋子里拿出来的咖喱。

“嗯。”东次点头。

“诶……”继续拿着盒子研究上面标记的咸味度,“这个不会味道太重吗。”

“……部长喜欢这个。”

“原来如此。”堂本刚显得完全没兴趣,微笑的目光转向光一,“没听你说过。”

突然被cue的光一拿着章鱼一脸莫名,“你又没问过我。”

因为每次他都只选你爱吃的,东次嘟着嘴没说出来,转身开冰箱门。

 

“现在开心了吧?”堂本刚把咖喱丢给光一,“没忘记你。”

“什么?”光一接住。

“昨天你丢这个大叔下来。”堂本刚对着东次说,“他半夜来我家哭。”

“我才没有!”大叔激动地反驳,东次被逗笑起来。

 

因为时间还早,三个人倒好茶坐回客厅,一张超大尺寸的转角沙发上,三个人的位置微妙地排布着,堂本刚先在短的那截坐下,再拉着东次贴在自己身边,光一一个人坐在长头,不知道怎么,有种被迫2v1的局面的危机感。

 

“昨天因为约好了的,下一次我先和你说。”东次坐下来对着光一认真解释,今天过来多少也有补偿的意思。

“我知道啊又没有怪你。”光一变得不自在,本来认真地说感情的事就会害羞,而且当着堂本刚的面。

“再多说几句让他振作点。”堂本刚凑到东次耳边,装成是悄悄话的样子其实光一完全能听见,“喂!”了他一声,想用生气掩盖不好意思,堂本刚不为所动地点头撺掇东次恶作剧。

 

“部长很帅。”东次想来想去挤出来一句话。

“很帅。”堂本刚附和,内心疯狂爆笑。

“喜欢你。”又一句。

“喜欢。”又附和。

听见这个词光一的眼神和刚对上一秒,刚立刻转开目光,指挥东次“现在去chu他一下。”光一说着“你怎么都听他的”表情非常不情愿的被亲了一口,东次笑嘻嘻样子惹得光一心头发软,忍不住伸手点他鼻尖。

“昨天几点回家的?”

“三点才结束,在裕二那里睡的。”

被光一盯得害羞,又探头在他脸上啾一下。

 

堂本刚在旁边冷眼看热闹,看够了光一的窘态干脆起来挪到他另一边,和东次一左一右,光一丝毫不兴奋反而有点无奈,堂本刚绝、对是准备耍他。

对天发誓他幻想过这种事,但是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可能实现,光是堂本刚那张随时能说出一百句吐槽他是猥琐大叔的嘴,就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

 

“你觉得他哪里最帅?”堂本刚越过光一问东次。

开始了,羞耻处刑。堂本光一无力的说句“在干什么……”

“鼻子。”东次回。

“这里吧?”刚一根手指在光一鼻梁上摸摸。

“嗯。”

“饶了我吧……”虽然莫名有点开心但是也太羞耻。

“第二呢?”堂本刚对求饶视若无睹。

“嘴巴?”

“厚厚的。”

“嗯,kiss的时候很舒服。”

“来试试?”

一人一句完全不留空隙,光一仰头靠着沙发就是一只被关在玻璃箱的小白鼠。

现在小白鼠被一只手蒙住眼睛,一片黑暗里嘴巴上忽的一暖。

“刚才是谁?”放开后堂本刚问。

这是什么play……光一有点动摇地咽口水。

“不知道。”老实回答。

“那再来一次。”

哈?!

东次不知道哪里变出来一条领带,系在光一头上遮住眼睛,几乎是遮住的同时就被堂本刚吻住,随后东次也加入进来,三个人的湿吻发出非常不得了的声音,刚的味道很诱人,东次的气息很清爽,吐息相互交缠间光一也很快无法分辨吻着的嘴属于谁,脑袋热热地发晕,触感却敏锐地感觉到有只手探到下方。

微弱一声响,是拉链的声音。

 

“今天是我生日吗?”嘴巴空出余裕的光一满脑子不可置信。

 

没人理他,只能感觉到身上没了重量,周围下陷的沙发垫也恢复原状,也就是说沙发上没其他人,他们两个都在下面。

早就迫不及待的小光一从內褲边缘弹出来,好像拍到了什么,东次小小惊呼一声。

……是东次的脸。

 

顶端被裹进一个潮湿温暖的口腔里,光一仰头发出满足的叹息,可是只有一瞬就退了出去。

 

“刚才是谁?”堂本刚又问。

“我怎么知道?!”被玩到快要发疯。

又气又尴尬地听见两个人嬉笑的声音,随即感觉被一只手照顾几下,最前端触到了舌头,灵活又柔软……而且是两条。

 

“等等……”光一被自己想象出的画面刺激到不行,“等……”

还来不及说完,太强烈的冲击直接反应在身体上,没出口的话都被压成气声从喉咙里泄出来。

 

“啊,这么快?”是堂本刚凉薄的声音。

“不是!”光一猛地坐起来。

 

睁开眼,是在客厅没错,堂本刚吃着泡芙转头斜眼看他,电视里播放着搞笑节目。

好像是做梦,光一挠头。

“不是什么?”堂本刚问。

“没什么。”拿起茶几上的茶喝一口,还没沾到嘴巴就意识到不对。

——有三杯茶。

“东、东次呢?”试探着问堂本刚。

“在洗手间。”

“哦哦。”

东次真的来了,那到底是不是梦,还是后来自己睡着了?

 

“那个……光一?”

“怎么?”有点奇怪堂本刚的称呼,一般不太直接叫名字,代称有一大堆。

顺着堂本刚的视线看到自己裤子,确切的说的小光一那一块,薄薄的居家服完全印出来,一滩湿痕。

 

“呜哇——”

冲进卧室靠着墙惊魂未定,根本顾不上丢脸,绞尽脑汁地想,到底从哪里开始才是梦,完全分不清。

 

END

挑战一下这样能不能不屏蔽

评论(87)
热度(238)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