ギリギリ 04

*KT架空,多年稳定关系设定,精英51*画廊经营人244

*高野达郎单箭头244

*崩坏OOC,全文游走在ntr边缘,没有劈腿确定,但是雷这个还是千万不要看比较好

*大概就是一个熟年夫夫的日常小风波

1


Chapter 04

 

天蒙蒙亮,窗帘发挥着良好的遮光效果,让卧室仍是漆黑一片。

房间中央的大床上规律地发出摇晃声,每一声都伴随短促的轻哼,随着动作的激烈尾音愈发上挑,旖旎的气氛愈加浓郁。

 

正热烈拥吻到难舍难分,乳白色床头柜的上的红色圆闹钟很没眼色地按时响起,被子里伸出一只汗淋淋的手用力地一把按掉。

 

片刻后,满室的情慾被释放过的喘息代替,光一肌肉饱满的胳膊垫在刚的后脑勺下,意犹未尽地吻着眉梢眼角,手不安分地游走在胸口,大有再来一次的架势。

尚未平复的刚笑着侧过脸避开正面亲吻,光一索性又翻身压上去埋在他身上啃咬脖子。

“要去上班了。”刚舒服地眯起眼,脖子上的吻让人心口酥麻。

“一会儿我送你。”

“还要先洗澡呢。”

“来得及。”

 

没办法只好随他去,喉咙里发出满意的咕哝,像只餍足而乖巧的小猫。

直到这一次结束光一还黏糊糊的不肯放人,累到不行的刚坚决把人推了下去。

 

坐在床沿喘着气,堂本刚给自己套上黑背心,另一个人黏在他身后讨早安吻,手又伸进衣服里贴在后背摩挲。

“大叔你是不是偷偷吃药了?”

光一爆笑。

“到三十多了还那么冷淡你才应该去吃点药。”

“我只是比较健康。”刚穿好裤子站起来才发觉……腰疼。

昨晚从浴室到卧室,一大早又来两次。

“你就不能节制点吗。”

“这怎么控制?”

“去举哑铃。”

一脸根本不采纳的样子又不敢说,光一喊着“要迟到了!”拥着恋人往浴室推。

 

早上被法拉利送到门口,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但这种画面总能引起热议,八卦效果经久不衰。

 

“刚先生的恋人是个很厉害的大帅哥。”

“和电视明星差不多。”

“而且有钱。”

达郎被迫从女孩子们那里得知这些信息。

“哦。”

横叼着螺丝刀转头继续在墙上敲钉子,嘭嘭嘭嘭嘭。

 

堂本刚站在门口和知名大帅哥告别,光一临走前抄着口袋回头向画廊里面看了眼,和达郎视线撞个正着。

达郎抬高工装帽檐露出全部眼睛,拿下嘴里的螺丝刀向对方浅浅点了个头。

 

老板今天有种特别的气息,达郎一进入近距离范围内就立刻感受到。

潮湿、柔润、秋天里果实烂熟的香气,比深夜中遇见的和服风俗娘还色气。

到现在眼角都还泛红。

绝、对是做过了再出门的。

真是个色老头,达郎腹诽,不知道别人还要上班吗。

 

“你发什么呆?”

堂本刚瞪着大眼睛在达郎面前晃手。

“没什么。”

心虚地躲掉。

 

晚上在厨房,光一在水槽前洗锅,偶然问起高野达郎怎么在画廊工作的事。

“正好缺人。”刚穿着居家服靠在旁边随口回,往嘴里送一大勺冰淇淋。

光一没接话地看着他,显然是要他继续说下去,刚鼓着脸颊一时咽不下那么多冰,微妙的无声对视了几秒。

“你每周要他还那么多钱也太严苛。”终于咽下去。

“嗯”一声低下头继续洗锅,从痕迹看晚餐是咖喱。

“我和他协商过,不还这么多的话,还的钱根本抵不上涨的利息,一辈子都还不清,也有别的途径,他不愿意做。”

刚当然知道“别的途径”是哪些。

“我找他到画廊帮忙,能多算点工资给他。”

光一一脸“你疯了?”

“他才二十二岁。”堂本刚认真道,“就这样过一辈子也太惨了。”

虽然不赞同也没说什么,“随便你。”

说完就去客厅拿堂本刚的咖啡杯来一起洗,折回来左思右想还是忍不住边洗边碎碎念。

 

“刚好碰巧接你一次而已的毛头小子就为他想到这一步。”

“旁边这个接了二十多年的大叔一个人在家用锅吃咖喱饭都没人理。”

“果然皮肤松紧度不一样啊。”

刚笑骂他说什么酸话。

“是你自己懒吧,我都明明都买了一对的盘子。”

围裙大叔委屈地嘟嘴,“一个人吃饭不想搞那么多东西。”

装可怜成功的欧吉桑得到一个安慰的亲亲。

 

 

画廊的事情不太顺利,目标是一位定居在纽约的日本自闭症患者的画作,但实在太抢手没争取到。

正在苦恼怎么补救,来了位长头发的年轻女孩子找堂本刚,自称达郎的朋友。

“非常感谢您照顾达酱。”

女孩子鞠着躬,作了这样像是家里人一样的道谢,还邀请刚去他们家吃饭,完全是女主人的架势。

送走她之后达郎才解释和玉纪只是朋友而已,堂本刚倒是没什么兴趣,不过其他女孩子没放过他,一下子就爆出前几天有个OL打扮的人也来找过达酱。

 

“原来你那么受欢迎啊。”

下午两个人单独出去取画时堂本刚调侃他,达郎开着车不自在地舔舔嘴。

“那你来吃饭吗?”

“当然去。”

“明天晚上?”

“好。”

“对了。”达郎又嘱咐,“不要提画廊有你们社团背景的事,玉纪很忌讳,万一知道了会逼我走的。”

……

堂本刚下意识顶了舌头。

虽然从客观上完全能理解,但这样直接当面被嫌弃社团身份还是有点不舒服,而且还是关系不错的人。

更糟糕的是对方完全没意识到。

“有这么替你担心的女孩子真不错啊。”

最后只好这样说。

 

路上堂本刚打了几通电话,是为纽约的画找渠道,结果依然不顺,达郎安慰他总有办法,顺便又问到好色画家的事。

“两次我都拒绝掉了,过几天再约一次,到时候去见他应该能敲定。”

“为什么?”听起来像战术一样。

“为什么?”堂本刚按着手机重复一遍,好像之前没被人这么问过,“像钓鱼一样,确定咬饵了再提线比较有效率吧。”

忽然觉得听见了什么厉害的言论,达郎完全没懂这比喻,只能在心里感叹不愧是极道美人。

 

今天堂本刚回家很早,鉴于被同居人抱怨总放他一个人吃饭,就想补偿他做顿晚餐,尽管不擅长料理,普通吃一顿还是能应付得来。

 

刚结婚那阵子非常幼稚的排过一个洗碗做饭值班表,结果发现工作状况太多根本无法实现,而且堂本刚讨厌做饭,加上两人口味不合,渐渐就越来越随便,被光一说“我对温暖家庭的憧憬全都灭在了你身上。”

某种意义上竟然有点骄傲。

 

像个全职主妇一样想着以前的事忍不住笑着切萝卜泥,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一个不该出现在他们家的东西。

 

“你是觉得我绝对不会进厨房才敢放在料理台上?”

“是忘记了。”光一收起茶几上的名录表。

是他们组内一张名单,在里面呆了多年的堂本刚再熟悉不过,简单说就是杀人越货第一线,赚钱的买卖来者不拒。

名单出现在他们家,而且上面依然有光一。

 

“你记得我们约定过什么吧?”

光一叹口气,他不愿意为这种事争执,但是堂本刚现在显然不会放过他。

“我们两个不可能都能退得干干净净,之前不是也说偶尔还要回去吗。”光一放慢语速尽量不想惹怒他,“这次交易一定得成功,我下个月会过去几天。”

“如果我没发现你就继续说要出差?”

默认。

“那我总有一天要去监狱和你讲电话,或者带一捧花去公墓看你,你喜欢百合还是玫瑰?”

“你阴阳怪气的干什么?”

大概是做事前被触到忌讳,光一脸色也难看下去。

“我们本来就是做这行的,慈善就是对上面的表面交代你不会忘了吧,有保护费高利贷黑买卖你那里才能有钱支撑你不明白吗?”

虽然全部都明白……堂本刚无力地皱眉。

并没有天真到以为这个世界有多干净,但至少希望他们两个能远离那个地狱,至少好好活着。

 

本以为是很早就达成的共识,结果只是他一个人犯蠢。

 

“还有。”

光一走开又折回到沙发前。

“同情一个高野达郎你也是情感多余到泛滥。”

 

最后那句纯粹是愤怒给人勇气。

 

 

达郎阁楼的小铁门半夜被敲响,直到五分钟后有邻居开窗骂人达郎才只好爬上楼去开。

“你怎么才开门?”

居然是堂本刚。

紧绷的神经松呼一声下来。

“半夜敲我门的除了债务公司就只有风俗娘。”

被债主的家属狠狠捶了一拳。

 

“堂本先生。”

“嗨。”坐坐正。

“你一和老公吵架就往我家跑,请问你半个月以前是怎么和他生活下去的?”

“呆在自己房间。”

知道了,彻底的冷战派,减两分。

……但是穿自己的旧T恤当睡衣好可爱,加两万分。

 

“你做什么?”堂本刚窝在被子里看达郎拖来两张椅子。

“睡觉啊。”

“哦。”堂本刚悄悄把屁股往床中间挪一挪,“沙发不行吗?”

“弹簧比凳子还硬。”

 

“晚安。”

“晚安。”

 

TBC

爱你们ღ( ´・ᴗ・` )

评论(71)
热度(367)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