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r Liar 番外

*KT架空


正文1


番外 不安

 

这个世界上别的情侣是什么样的?不知道。

不过最好大概也不过如此了吧。

 

光一站在家门口,面对玄关送他出门的堂本刚,白皮肤小圆脸翘嘴巴,大眼睛忽闪忽闪,宽松的中袖居家服刚刚好露出手肘圆圆的关节,浅樱粉色。

随便哪一处,都够射穿红心一百次。

 

忍不住倾身再交换一个浅吻。

“饭很好吃。”

堂本刚点点头,忍耐一下还是抿嘴歪起脑袋,习惯性地要摸发梢,想起剪短了又改摸鬓角。

害羞了。

 

自从和好这一周以来简直是天堂一样的生活,吸一口车库的冷空气都是草莓牛奶味。

也并非不知道原因,光一坐进车里呼一口气。

对方在不安,时时刻刻的。

 

所以才反常,像个怕被丢掉的小宠物一样千方百计讨人欢喜。

虽然知道这时候温柔安慰才应该是恋人做的事,不过感情已经先于理智一步,堂而皇之的装起了傻,坦然接受。

如果说有什么理由,不用问也明白吧,那样可爱的一个人主动献殷勤,从忽冷忽热的猫咪变成黏人的小雪貂,光是想想就忍不住心生动摇,就算知道是短暂的期间限定版也兴奋不已。

 

这天回到家还是清晨,进门后没接到如前几天的迎接拥抱,光一以为他还没睡醒,放下外套悄声进入卧室,窗帘拉开了外面一层,柔暖的阳光温和地洒进室内,那人正穿着绒绒的连帽睡衣窝在窗边……戴着耳机涂脚趾甲油。

“回来了?”堂本刚摘掉耳机,保持着屈膝的姿态大眼睛仰头看他。

光一心中一动,无论多少次都被这种角度击中。

“……嗯。”

故意的吗,连光线都暧昧的刚好,这种时候如果不接吻也太浪费,俯身,白金色的曦光消失在相触的双唇间,味道像初春的樱花饼一样清甜。

 

唇分,光一靠着他身边坐下,在近距离的注视下,小刚抱膝不自然的继续着手里的事,间或与身边人笑着对视一下,耳廓坦诚地泛起粉色,刻意修过的鬓角奇特的有种毛茸茸的洁净感,比起本人说的想要有男人味,其实更凸显了侧脸的圆弧曲线。

脖子以上可爱得像颗水蜜桃,身体却分明散发着情色意味,及膝的长睡衣下屈起一条腿,咬着下唇仔细描摹最后一片小脚趾,被晨光镀上一层浅金色,上世纪的画报美人。

 

泡好两杯咖啡的光一端着杯子回来,停在两步之外静静看着这幅醇香味的画面,眼角的笑纹愈发温柔,这位审美老派的传统大叔,目前的抵抗力:零。

 

“现在不能碰到吧。”光一看着沙发上一双白白的光脚丫,趾甲亮晶晶的没有干。

“嗯?嗯,十分钟左右。”小朋友一样竖着脚晃啊晃的给光一看颜色。

“那你一会儿别乱动。”

“什么?”

!!!

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捉着脚踝整个人掀翻在沙发上,一张帅气的脸迅速代替天花板占据全部视线。

“是故意的吧?”

“嗯?”张着大眼睛无辜装乖,很快,房间里就充满了软黏黏的嬉闹声,度过了一个像十几岁小情侣的早晨。

 

这几天差不多都是这样,冒着粉色泡泡的小心思层出不穷,就好像有一张光一自己都说不上来的喜好清单铺在地上,堂本刚横着从上面滚过去,百发百中。

 

好在还是有短板,堂本刚爱害羞,光一厚起脸皮总能赢他一两局。

晚上,两个人僵持在浴室,光一坐在浴缸边缘两腿大开,那根东西就和它豁出去的主人一样昂头袒露,堂本刚跪坐在他腿间,表情就和小学时代同餐盘中羊栖菜较劲的样子差不多,情报来自爱揭露小刚糗事的姐姐。

 

“不用勉强。”光一适时说一句,虽然看表情根本乐在其中。

耳朵充血的小刚斜他一眼,伸手抓住眼前的家伙,几次张开嘴试着含住又退回去,又尝试探出舌头,还没碰到就亲眼看着它又涨大几分。

 

……故意为难人吗?

后退几分闭上嘴抬眼瞪色大叔。

 

光一对质疑的眼神很不满,这是当然的吧,从他这个角度看,小小的三角嘴巴张的圆圆的慢慢含过来又退回去,几次都没碰到一下,呼呼的热气让人更难耐。

“我不做了。”堂本刚站起来,目光黏在地上,垂头红着脸拽起光一胳膊就把他赶出去,“洗澡。”

“等、诶诶?”光一扒在门边再插一只脚进来不让他关门,“那我怎么办?”

“你去外面。”不忍心夹到人也就没再用力。

光溜溜的光一小心翼翼挤进来,关好身后的门,把人搂着亲昵地哄进浴缸。

 

维持着只有水声的安静气氛,相拥着泡了一会儿。

堂本刚几经犹豫还是问出口,还未开口耳朵的红已经蔓延到脖子。

“那么想要那个吗?”

“也不是。”在圆润肩头落下一吻,看你害羞更好玩,这个不能说。

“那……等一下回房间把灯关掉。”声音越说越小,眉毛都快因为脸红而烧起来。

 

……

答应了?

反倒换成光一傻眼,像是有种希望落空的感觉。

以前一说起这个,就会被叫着“色大叔!”用枕头丢过来,害羞耍赖的样子孩子气十足。

 

“什么都不用勉强我也喜欢你的。”

忽然冒出了这种想法,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从嘴巴里说了出来,光一感到怀里的人僵直了背才注意到,这句话另一层意思,直接戳破了最近对方正在百般讨好的事。

 

本来该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才对。

 

“也是。”堂本刚胸口起伏着,努力用不在意的语调调侃,“我太配合你了,最近。”

“嗯。”嘴唇贴在颈后轻吻,“自然就好。”

自以为说了安慰人的贴心话,却没等来回应,正要发问,搂在腰间的手臂感到有什么滴下来,和水温差不多热度。

 

是眼泪。

 

“诶?不是,我开玩笑的,那个……”红眼眶让光一一下子就慌了神,“怎么了?”

好在不是上次那种哭法,掉掉眼泪也就没事,光一松了口气但依然慌乱,在应该擦眼泪还是给拥抱之间笨拙地犹豫。

这种反应让刚胸口更闷,撇开目光,浴室陷入了安静。

 

“是你说要自然的吧,就是容易哭我也没有办法。”

约半分钟,黏糯的声音轻轻刺破沉默。

“是啊。”捉住救命稻草的光一立刻点头同意。

“你是不是忘记了。”仰起脸任凭光一的手指在自己脸上胡乱擦来擦去,“我可是回到家突然被递来离婚届的人。”

擦眼泪的手指顿住。

“消息也不回。”

略带委屈的降调控诉声。

“也不和我见面。”

说着眼泪顺着流过的痕迹又溢出来。

“现在怎么才算自然我怎么知道。”

 

接不上话,只能加重手臂拥抱的力度来回应。

本来就说不过他,况且这都是事实。

 

坦白说,几天以来光一为处于被讨好的位置而沾沾自喜过,离得意忘形只有一步之遥。

此刻才发觉,比起他认为的“不安”,自己恋人的状态说是“焦虑”都不为过。

整天对着吸引人的可爱笑脸,很容易忘记他是纤细到这种程度的一个人。

被逼到发着烧还哭着道歉,和好到现在连相处都不敢随性,而自己就这样看着。

……这都是什么混账事。

 

一面陷入迟来的自责,一面又十分清楚现在再提那件事也太不是时机,光一除了在他面颊上印下一个个亲吻,一时找不出能排遣情绪的途径。

长睫毛上还残留着眼泪的痕迹,水蜜桃一样的脸被热气熏出好看的粉色,只是没了之前的神采,拼命想经营好恋爱关系的冲劲倏忽间消失殆尽,一瞬间变回符合他年龄的三十多岁的大人样,眼里带着寂寞。

 

站在床边掀起被子一角,堂本刚眼神迟滞地动了动嘴。

“还做吗?”

大床另一侧的人目光闪烁。

“那晚安。”

 

黑暗里翻身的摩擦声很明晰,堂本刚听见身后一番翻来覆去的窸窣的响动,最终还是贴过来一个温热的怀抱,心跳的很快,他都能听见扑通扑通的。

“睡了吗?”光一问。

“还没。”

“其实、我偷偷拍了照片,上次在宿舍。”

“?”

莫名其妙的话题让堂本刚不得不转身来正面表达困惑。

“你睡着以后。”又补充一句。

想到那晚曾经做的事,刚更加不明就里。

“你到底想说什么,勒索我吗?”

“不、只有脸而已。”光一自己不知道想到哪里去,“可以一直拿出来看。”

堂本刚眨眨眼没说话,就差问一句“然后?”突然被告知这种事也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好。

 

眼看对话就要走到尽头,光一不由得收紧手臂,明明之前追人的时候还能多说点,越到后来越不知道怎么开口,而且还有一大堆说错话的前科历历在目。

“喜欢你。”终于挑出一句绝不会错的,“所以不用担心,怎么样都行。”

“怎么样都行……”刚哭笑不得地重复一遍,“有更好点的说法吧。”

 

某种程度上说,心意并没有相通。

但所幸的是在用各自的方式慢慢接近。

 

周五的晚餐,在刚期期艾艾的提议下,两个人决定好周末一起开车回小刚家。

 

“小的时候这里是上下床,我和姐姐一间。”带着光一进自己房间,说着自己童年的堂本刚显得有些扭捏。

“好多照片啊。”光一兴致高昂地盯着床头的相框,各个时期的小少年,“这个最可爱。”指着高中制服照眯着眼傻笑。

“啊。”又发现新情报,“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你就这么大吧。”

是一张带着棒球帽的圆脸小朋友。

光一用着不愿意放过任何一张的劲头仔细看着,照片的主人害羞地摸着鬓角已经好一会儿没再说话。

“还是这个最可爱。”观光客兴致勃勃地看完一大圈,最后又回到那张高中制服照前。

“对未成年出手欧吉桑你会被抓起来的。”

欧吉桑开心的哈哈大笑,“可爱嘛。”

 

吃过饭,两个人留在厨房洗碗,刚刚在饭桌聊的很开心,爸爸不在所以完全没有严肃的气氛,妈妈和姐姐说了好多小时候的事。

“连妈妈都说我麻烦。”假意抱怨的小刚笑容柔柔的,“小时候真的不想喝牛奶呀。”

“小小的多可爱。”光一从后面搂过去一起洗。

“欧吉桑你今天一直都是‘可爱可爱’的”堂本刚佯装生气的声调酥酥的,惹的光一笑脸更傻。

“不行吗?”

“又要可爱又要自然,要求真高。”

“像你原来总是凶我就不错。”光一轻轻歪头在软乎乎的脸颊上靠一下。

“我哪有凶你?”

“对对就这样。”

“你是M吗?”

“就这样就这样。”

 

悠闲的午后,两个人在庭院侧缘并肩依偎,手边放着妈妈做的花瓣饼,相靠的两只赤脚亲昵地相叠,刚抱着少年时的木吉他有一下没一下的玩,光一靠着他昏昏欲睡。

“你听这个。”

“等一下再睡。”

“再听听这个怎么样。”

彻底被浇灭睡意的光一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

“我已经体会到你姐姐说的”与他额头相抵着磨蹭鼻尖,“真麻烦。”

 

番外不安

End


虽然有点迟了但是给大家拜个晚年

新年快乐~

评论(63)
热度(603)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