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Candy Crush番外3

KT架空

*一攻三受

*社会人51,甜品店长24,东次,裕二

*本篇有水仙内容,裕二*东次

不仅劈腿,而且三个都爱,并且还有水仙,有不适千万不要看拜托。

我已经写在前面了!

 1 


其实这是没什么剧情进展的日常而已。


番外3

 

托这份甜蜜职业的福,光一部长比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男性提前一个月意识到,情人节要到了。

虽然嘴上一个劲的说“这种日子根本意义不明。”

可是……

嘴里抿着如常的黑咖啡,总觉得有点……慌。

 

“部长,这是情人节活动策划书。”

东次从外面进来部长办公室,身上穿着蓝白格子毛线背心,整个人暖融融的。

 

“好。”光一接过来,两只眼睛看着东次,嘴巴动了动没说话。

“怎么了?”部下正直又无辜的眨眨眼。

“没有。”光一挪开视线,“什么都没有。”

 

小圆脸部下狐疑的看上司一眼,“那我出去了?”

“嗯。”

 

目送东次出去,透过大玻璃窗看他在外面有条不紊的交代事情,不慌不忙的,和同事们也应对得体,明明不久前被事务员说一句就紧张的抓裤子。

 

长大了。

情绪复杂地叹口气,光一翻开手边的策划书。

 

天黑的很早,扎眼的红色法拉利停在公司附近无人的小巷口,里面的人在百无聊赖的研究仪表盘。

咚咚两声,有人轻轻敲车窗,是东次。

 

“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光一发动汽车,虽然已经不是最近才有的改变,但还是忍不住抱怨。

“被公司看到我们总是一起很奇怪啊。”东次收回笑容,困扰的嘟着嘴巴,“反正没人敢来问你。”

 

传言是东次升职后散播开的。

打拼多年的光一对这种伎俩多少清楚,从一开始就没当回事,什么都不用做等一个月,会有新流言乖乖来代替。

不过另一位当事人没那么沉得住,坚持要和他保持距离,在公司里连进同一部电梯都要刻意避开。

 

鸡毛蒜皮的分歧很快积累到临界点,上个周末,在店长的章鱼烧趴上,因为一通工作电话,两个人终于吵起来,在餐桌上僵着谁也不理谁,裕二硬着头皮打圆场,话全都飘在半空没人接,堂本刚索性撂下章鱼嘴的壶,一个白眼凉凉的丢了句“那你们分手好了。”

 

搞砸了刚先生期待了好几天的章鱼烧派对。

那天,被轰出去的两个人坐在车里无处可去,沉默一阵,像犯了错一起挨骂的小学生,互相偷看一眼,孩子气地笑了出来。

笑过后总算拿出大人的样子各退一步。

 

所以今天把东次送回家,光一调转车头,是要去找堂本刚那里。

 

到达时甜品教室刚好下课,穿着深蓝色背心围裙的堂本刚在和学员聊天,又留起来的长发松散的束在脑后,两个人在教室角落很开心的样子,光一在纯白色木门框边看了几眼,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只好坐去店里的咖啡座里等他结束。

 

从那天晚上到现在,他在堂本刚这都是消息已读不回的待遇。

前提是早就回复了东次道歉的消息,光一把东次手机拿来看过,回的语气温柔又亲切。

 

“我也不是完全不需要温柔对待啊……”

两手把玩着桌上的小立牌,大部长自言自语的声音闷闷的。

 

十多分钟后店长出来,光一刚刚摆出笑脸,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跟在后面的那位“学员”惊到表情扭曲。

“你来干什么?”皱着眉毛脱口而出。

“上课啊。”石冈理所当然的指指教室门前的字样。

没有理由反驳,光一坐在那指着石冈仰头盯着堂本刚,一副要他给个解释的委屈样子,完全忘记自己是来道歉的。

 

“什么事?”果然,堂本刚淡淡问一句,从口吻到表情都如同现在的天色,全黑。

气势上瞬间落败的光一没敢说话,只是递过去带来的黑色小礼盒,还晃了几下,十足十的讨好意味。

 

犹豫了一下才接过来拆开,是几枚玫瑰形的红色糖果,虽然精巧但也不是太特别东西,只是他也没办法讨厌甜食就是。

“糖果?”堂本刚兴致缺缺问。

“浓缩草莓。”光一说的有点小心翼翼,“上次喝酒不是说想加点果味?这个放在杯子里配你的酒,味道应该很合。”

喔喔?有点兴趣,堂本刚捧着盒子低头又看一次,再抬眼,撞在一起的目光比嘴角更快一步的泄露出笑意。

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的石冈遗憾地撇撇嘴。

 

“你得意什么。”

石冈走后,堂本刚瞪着光一小声说,虽然表情严肃,柔柔眼神已经完全没有威慑力。

“先说清楚,才不是因为想收礼物。”

 

忍着笑的光一夸张的不住点头作听话状,嘴巴凑到被长发遮住的耳朵边。

“去你那里?”

 

草莓玫瑰花的带来的甜美味觉超乎光一的预料,一沾酒就变熟章鱼那么红的店长赤着脚,披散着长卷发踮脚攀住光一脖子,从吧台一路吻到卧室,在弥漫着草莓香的笑声里抱成一团黏糊糊的倒在床上。

 

“好喝……”喉咙里哼哼着舒服的小调子,秀气好看的鼻尖在光一下巴来回磨蹭。

光一捧起他小小一张脸,捉住嘴巴用指尖描摹,心里可没行动上这么容易屈服,那么多天不理人,一下子又黏成这样。

“你是猫吗?”光一忍不住问。

半醉半醒的猫红着脸不回话,笑嘻嘻扑住他多话嘴。

 

一大早,被锻炼partner爽约的裕二从他的单身小公寓出发一个人去晨跑,快到公园时手机响了一声,是堂本刚发在群里的消息。

「周六来吃饭?」后面跟一串星星点点的小符号。

 

起这么早?心里疑问一声,据他所知店长最近的生活不太规律,至少不像以前专职开店那样两点一线。

 

不到半分钟消息立刻有回复:

「了解。」来自法拉利头像。

了然一挑眉,裕二跟着回OK就把手机塞回口袋,看来是和好了。

 

 

周六,因为在上一份拍摄工作中偶然学会耍帅的调酒方法,堂本刚孩子气的在大家面前小秀一把,身后穿围裙煮咖喱的光一转了半圈脖子,整个人扭着一动不动地半张嘴盯着背影看,裕二坐在靠左的吧台椅上歪着身子学他抛冰块的手势,正对坐的东次非常捧场地喊“好厉害——”被堂本刚拿薄荷叶在鼻尖搔来搔去的逗,小动物一样哼哼笑着揉鼻子。

 

这一次总算顺利吃完饭,下午东次想和堂本刚去钓鱼,被部长大人无情地捉去加班。

“明天再统计不行吗?反正都没有周末了。”东次嘴上不满的抱怨着,却也老实的套上外套没多耽误。

“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光一给东次递过去围巾,还顺手揉一把头发。

堂本刚双手抱臂斜斜地靠在门边,目光他们二人身上打转,似笑非笑的勾着嘴角不知道在想什么。

说完最后一声再见,门轻轻合上,店长眼神狡黠一亮,盯着裕二,两个人笑得心照不宣。

“你就这么喜欢他?”堂本刚问。

“不是很可爱吗。”

 

接近东次一点都不难,单纯又好懂,对谁都是一张圆圆的可爱笑脸,犹犹豫豫的搞不清自己心意,对裕二的亲近照单全收又爱摇摆不定,某种程度上也是个小混蛋,当然和另外两个比起来不算什么。

大混蛋里年轻的那一个,几天以前找上堂本刚,让他帮个小小、小小的忙。

“我为什么会和你们三个牵扯在一起。”堂本刚托着腮头疼地感叹一句。

裕二回以耍赖的笑脸。

 

在开去公司的车上,红灯路口,光一问东次。

“周二晚上你去吗?裕二比赛。”

“你呢?”

“赶得上就去。”光一那天晚上有会,“你下班就先走?”

“嗯。”东次听话点头。

 

 

到比赛那天,光一晚上和营业部的人开完会时间尚早,一个人走在停车场,准备打电话给东次说一会儿就到,拿着手机还没拨出去,偶然抬眼看见自己车边有人。

 

“晚上好。”

堂本刚穿了身松松软软的深色厚外套,两手插在口袋里,贝雷帽长卷发,歪着头抿嘴一笑,好看的让人心痒痒,光一想都没想就把手机丢回口袋。

“晚上好。”

欣喜过后难免疑惑,在这段关系里大部分时间掌握不到主控权的光一,有点不安地问了句丢脸的话。

“今天什么日子?”

“刚好出来逛街,想起来你就在这附近。”

扣上安全带,堂本刚说的并不在意,光一看起来也没多想。

 

 

没等到部长来,东次在嘈杂的观众席上左顾右盼一阵,视线又回到拳击台,还没上场的裕二披着蓝毛巾悄悄对他wink。

 

光一的车停在店长家楼下,堂本刚事先烤了大人味道的肉桂卷,另一位堂本先生对这种待遇受宠若惊

“今天真没事?”。

正在泡巧克力的堂本刚背对着他偷笑一瞬,正色回头,“我就不能想见你?”

被略带委屈的语调迷的晕头转向,光一愣着对视两秒,随即带着深深的笑纹把人搂在怀里。

 

在温暖的甜味里相拥片刻,部长双手攀在人身后,像头被驯服后怕寂寞的大狮子。

“我又不懂你在想什么,你也不怎么理我。”

“花心的人是你吧,现在这样还有不满吗?”

“你对我好点。”光一不假思索地说出口。

小孩子的一样直接的话令堂本刚失笑,侧过头主动交换一个吻,满嘴的肉桂巧克力,情慾的味道。

 

裕二的小公寓里,打赢比赛的少年刚从浴室出来,一身湿意的被按在椅子上重新包扎左手。

“不是说了别沾水吗。”东次捧着他受伤的手小心用酒精棉擦拭。

“没在意。”

“有点痛吧。”对着手背轻轻呼几口气,边说边抬眼,“这几天小心……”撞进一双让人脸红的深情目光中。

没有人说话,伴着深吻发出的旖旎声响,茶几上的医药箱不知道被谁打翻,瓶瓶罐罐七零八落的掉了一地。

 

凌晨不知道几点,挣扎着爬起来发消息的光一和裕二同时收到对方的讯息。

「明天不跑步。」

 

END


总是忍不住逗东次,因为他真的好可爱٩(๑>◡<๑)۶

评论(55)
热度(207)
  1.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转载了此文字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