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r Liar Chapter E

*KT架空

*极度的OOC,逻辑死以及很没常识

*又是先婚后爱


好久没有更来复习一下,字母是吵架前,数字是吵架后(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搞这么个东西)


Chapter E

上午十点,音乐工作室,堂本刚坐在架子鼓前玩头发顺便发呆,经理人十分钟前说来开会,现在等得有点无聊,两手扒拉着脑后揪成一团的小卷发,撅着嘴巴跟节拍器摇头晃脑。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身边的长发鼓手瑛子小姐问,一双烟熏浓妆眼意有所指地看了下堂本刚无名指的指甲,很精致的珊瑚色。

“……没有啊。”停下摇晃一本正经的无辜歪头。

虽然这么说,但脸上立刻泛起与话语丝毫不相配的笑容,连不齐的小虎牙都透着甜美,酷酷的女鼓手笑看他一眼,勾着嘴角继续低头看手机。

“这上面说最近的星象变化,关系到恋爱的话……”鼓手读着手机上的占星运势,堂本刚小声嘟囔“什么什么”伸长脖子凑过去一起看,明明常说不信。

“啊,你的在这里。”瑛子的手指划过屏幕,“会因变化而确定关系,请跟随自己的正面力量。”

“听起来就是三流欺诈师说的话。”堂本刚想了想有点嫌弃,“这话对任何人说都可以吧。”

“占星不就是这样?”

“那你每天在看什么?”堂本刚问。

“如果它说我有好事我就会高兴。”

让人无法反驳的回答。

“是那个大帅哥?快交往了吗?”瑛子指指门口的杂志架,上次的科学杂志被放到了最显眼的位置。

堂本刚转转眼珠没说话,手机适时轻响一声。

「晚上有空吗?」

杂志架上的大帅哥发来的消息。

留给身边人一个抿嘴的微微笑,堂本刚抱着手机躲去角落。

 

约好晚上吃饭。

最近,光一好像工作比较多,白天也不一定回家,已经有好几天没见面,自从上次兜风以后。

“正好不用见,一个人在家比较自由。”昨晚刚和姐姐这么说。

虽然现在完全笑成月牙眼在回消息。

 

诶……

晚上见到面后,堂本刚在内心长长叹了口气。

幸好自己没特别做什么,下午还犹豫了下要不要洗澡换个香水,结果这大叔随便套了件外套就出来,压着黑色棒球帽,脸上还留着胡青。

不过心情倒是很好的样子,看起来就是被公司压榨加班还傻开心的新社员。

这位大叔你是谁,我是想和王子约会啊。

 

“怎么了?”光一吃着饭抬头问他,亮晶晶的眼睛溢满笑意。

“唔唔。”堂本刚摇摇头咬下一口披萨。

悄悄打量着对面埋头大口吃饭的大叔,心里又有点动摇,有好几天没好好看过这张脸,好像这样也挺帅的,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直直的鼻梁,发顶也好看。

……该不会是几天不见,期待标准降低了。

晚餐在堂本刚喜欢又嫌弃的矛盾心情里结束,本以为就要说再见,毕竟大忙人只说要不要一起吃饭,没想到坐上车,光一说要带堂本刚去观测站。

诶、现在?

堂本刚瞪圆眼睛询问的看光一,得到肯定的点头。

虽然没有拒绝,可该说是预感还是什么,莫名的有点担心,今天穿的是哪条内裤来着?

不、应该不会,都还没交往。

坐在车里不断地拨弄刘海,堂本刚垂着眼皮暗自猜测这个人要带自己去做什么,说约会也太随便。

没来由的有点生气,不是应该好好追人才对吗?吃很多好吃的,去有趣的地方,在家里一起看电视的时候,计划约会的王子问他喜欢什么呢,自己说喜欢钓鱼,然后周末一起去钓鱼,下午忽然暴雨所以临时改成露营,晚上在帐篷里弹吉他,歌名是王子和星星鱼。

はい——CUT,妄想小剧场终了。

现实是,要被带去他上班的地方,堂本刚盯着自己晃来晃去的脚尖苦恼,期待值:零。

到达后光一情绪依然很高,关上车门就自然牵着堂本刚的手走进观测塔电梯门,前一秒没兴趣的人唰的红了耳朵,干什么这么自然,这是第一次牵手吧?以前怎么不拿出这种精神来,害得我被姐姐说。

“困了吗?”电梯里一直低头不说话的堂本刚引来光一关心,堂本刚摇摇头,不想被看出来慌张,这种程度还是能撑的下去。

“我们去哪里?”堂本刚问。

“塔顶。”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堂本刚踌躇着跟出去,观察到只是普通平台的样子才松了口气,加快几步抓住光一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过来。”光一伸手把人圈在怀里。

“诶?”忽然被从后面蒙住眼睛。

“到了再给你看。”

“我有点怕高。”虽然这种平台基本没事,堂本刚说的时候嘴角带笑。

“没关系我抱着你。”

被拥着向前走几步,整个人都被圈在光一干净的味道里,和上次在沙发被亲吻是同样的气息,还有淡淡的烟草味。

“这里,再来一点,就这里吧。”光一放开他前靠近闻一下,“你头发好香。”

“不要像色大叔一样说话。”软软的抱怨一句,在笑声里缓缓张开眼。

是缀满星星的夜空。

“好漂亮……”堂本刚小声感叹,光一轻笑着从后面拥住他,在映着星光的眼角柔柔一吻。

漫天星斗在墨蓝色的天幕上闪烁,深秋的夜空有种清冷的洁净感,城市里不太容易见到这样的夜晚,让人沉醉又说不出的感伤。

忽然想起来刚认识不久,两人间有过的对话。

-每天看星星不是很浪漫吗?

-只有孤单而已。

“一个人看的确很容易寂寞。”堂本刚感叹。

“嗯。”所以把你带来。

堂本刚覆上搂在腰间的手,感受到左边脸颊被亲近的贴着,轻微的寒意消弭在紧贴的肌肤间,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两个人的呼吸、心跳、体温彼此交缠,像是互相渗透般的契合,暖意从心底逐渐膨胀,一直延续到相触的指尖。

一旦产生这样的意识就无法再若无其事,微微侧过脸与他碰碰鼻尖,像动物互相认可的姿态一样,堂本刚没法对自己的心说谎,他很喜欢面前这个人,近距离凝视间,交汇的目光在夜风中生出薄荷糖一样的微凉的甜味,这个人也很喜欢我,绝对不会有错。

“哪颗是北极星?”堂本刚望着漫天星河问身边的人。

听见这个词光一就忍不住笑,“你还没找到?小时候就问这个。”那时候像个大眼睛娃娃,到现在光一都能立刻记起来当时的样子。

“唔……”堂本刚皱着眉毛思考,“那个时候应该刚学会这个词吧,想找机会说说看。”

“我猜也是。”光一说。

刚眯着眼撒娇地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先找到北斗星。”光一握着堂本刚的手指向天空,“看它最下面的两颗,向外延伸——最亮的那颗,这个。”

北极星在指尖静静地闪耀。

“啊,初次见面。”

“才不是第一次。”笑着揉一把小卷发打断他装傻,“来看这里。”光一握着堂本刚肩头把他转个向,与隔壁巨大炮台般的望远镜镜筒方向一致,“在那个方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有什么?”顺着光一指尖眺望,还积极地踮起脚。

光一抱住摇摇晃晃的人站好,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有一颗星星,刚刚才发现的。”说完舔舔嘴唇有点不自然,原来向别人献宝是这种心情。

诶?诶诶——?

堂本刚的圆眼睛瞪得大到不可思议,光一被他看得挠头发。

“用那个能看到吗?”堂本刚指指隔壁楼的望远镜,还用手圈起来比两个镜筒在眼前。

“看不到。”光一摇头。

“这是真的初次见面吧。”转头问光一。

“又没有见面,只有光谱。”

“以后会看到吗?”

“按照目前轨道应该可以,加上设备在升级的话,不过最快也是好几十年以后。”说话间,光一调整好姿势把下巴放在他肩头,“那时候你已经是老爷爷了。”

思考了一下,堂本刚暗暗笑起来,“那你要带我来看。”

星空下,光一的眼神沉稳又专注,简单的点头,眼角的笑意仿佛带着星辉。

感到腰间的手臂收紧,堂本刚微微侧头,闭上眼接受落下的吻,悠长而甜蜜,舌尖相抵的瞬间心口融化般的酥麻,光一的吻很温柔,像缓缓流淌的璀璨星河,静谧又悸动。

“第三次了。”放开呼吸已经没了节奏的堂本刚,光一与他面对面牵着手。

说的是接吻次数,不算结婚那次的话,堂本刚点点头。

“结婚以后还说这种话好像有点怪。”光一把对方的手攥在掌心里摩挲,“和我交往吗?”

 

=======

透过乳白色窗帘的缝隙,被切割成细条状的阳光在堂本刚脸上投下一片金色,若有所感的,有些困倦的睁开眼,见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堂本刚揉着眼睛坐起来。

“痛——”

被牵动到痛处忍不住叫出来,腰、腿,还有那个地方。

啊啊,记起来了,昨晚全部的事。

一直到答应交往,气氛都好的让人飘飘然,两个人在高塔半圆的顶棚里相拥着看星星,本想呆到看日出,堂本光一说先回宿舍,像魔术师一样变出来星星投影灯,在一片星辉下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我喜欢你,结果,就这样被弄到了床上。

和预想的计划也差太远。

那个东西叫什么,星星罗曼?

怎么看都是初中生追人的把戏,昨晚自己怎么会答应的。

“怎么这样……”

四下找找,宿舍除了自己空无一人,在浴室的镜子前看到胸口背后满身的痕迹,几乎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当初怎么会认定他是个没经验的在室男,根本是有备而来,不然谁会在一个人住的宿舍床头柜里放润滑剂。

“人到哪里去了。”小声抱怨着,这种状态当然不能出去,又没有能换的衣服,全身只有一条内裤,还是光一的,裹进被子里嘟着嘴拿起手机刚准备拨通,就听见钥匙开门声。

进来的人大概以为堂本刚还在睡,保持着轻手轻脚的姿势关门,穿着黑色运动服,身上还带着清晨的寒意,肯定是晨跑完回来,手里拎着便利店袋子,一进房间看见堂本刚坐在床上眼睛圆溜溜的瞪他。

“醒了?早餐。”提着袋子给他看,像花开般绽放的笑脸特别傻气。

 

TBC

ヾ(๑╹◡╹)ノ"

评论(65)
热度(477)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