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Blood 03

*KT架空,吸血鬼K x 新人教师T

*恋爱脑无逻辑OOC


-03-

 

午后课间的音乐教室,学生们都已经离开,只剩转校生一手撑在钢琴上,对着新来的刚老师幸灾乐祸。

“你今天怎么了?一直弹错,上午还发错升学资料,幸好有我提醒你。”

堂本刚淡淡看他一眼没说话。

“发什么呆?”学生用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试图引起注意,“失恋了?”

“去上课。”回答的面无表情。

“挺有气势的嘛,你也会生气……”话说到一半,被大眼睛老师射来的危险目光吓愣住,小鬼头下意识的乖下来,“我去上课。”

 

忙碌到现在终于能有一人独处的机会,合上钢琴,堂本刚像被定格住般的整个人都呆滞下来。

今天早上是在自己的卧室醒来的,脱掉了外套,没有换睡衣,脖子上被贴了张胶布,犹豫到现在,都没有勇气撕开来看下面到底是个什么伤口。

 

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徘徊再三,堂本刚轻轻敲响那扇白色木门。

 

“他比我晚一年进学校,到现在认识差不多快十年,那边墙上就是每年的学园祭合照,那家伙一点都没变过。”主任眼镜片后的目光上下打量他,“你怎么会问起他?”

“没有。”堂本刚摇头,“只是好奇而已,这是我们班的升学意向书。”

 

走出办公室,堂本刚停在楼道里掏出手机,手指在搜索界面停滞几秒,长长呼出一口气,终于下决心打出几个字。

「吸血鬼」

 

 

周六上午,光一老师休假的第三天,冬日的晴空十分洁净。

背着黑色双肩包站在开足暖气的公寓楼大厅,堂本刚不断做着自我缓解的深呼吸。

包里装着满满的学生的资料和化学课题。

如果不是的话,包里的东西可以用来做话题,突然找上门也不会显得不自然。

如果是……

网上有说法,超过饥饿极限的吸血鬼,会失去理智发狂,也可能会死。

抱着担心又害怕的复杂心情踏进电梯,按下最高层。

 

门铃声在走廊里回荡,意料之中的没人开门,顶层温度莫名的让人发冷,拉高厚围巾遮好脖子,堂本刚拽着袖口试着转动门把手。

“咔嗒——”

一声轻响,门应声而开。

 

自言自语着“打扰了”踏进公寓门,一进来就感受到,这里绝对是走廊里寒意的源头,和大厅就像两个世界。堂本刚扯扯毛衣袖,脱掉鞋子穿过玄关,客厅摆放着长沙发和大电视,厨房里冰箱和炉灶一应俱全,是普通居所的样子。

架子上的调味料都有使用中的痕迹,橙醋已经快吃完,冰箱里好多可乐和其他饮料,水果也有,还有便利店买的冰块。

如果真的是网络上说的那样,家里应该不需要开火吧。

 

是自己多想了。

这么想着,心里比来时轻松很多,一楼没人,堂本刚顺着狭窄的楼梯爬上阁楼,脚步随着心情微微变得轻快。

“光一老师~”边上楼梯边叫着他的名字,“你在吗……?”

扑通——

刚爬上楼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跌坐到地板上。

一副棺材。

 

多次尝试站起来可实在腿软,堂本刚只好抓紧楼梯护栏尽力把自己向后挪,一人高的黑色棺材正面立靠在阁楼墙上,与他面对面,就像恐怖片的场景。

不,比恐怖片还可怕,棺材正在……从里面慢慢打开。

吱呀一声,虽然客观的说只是金属轴缺油的声音,但在冰凉漆黑的阁楼里,惊悚指数直接飙升到瞬间把堂本刚吓哭。

 

推开棺材门的手臂肌肉纠结,醒过来的吸血鬼先生从里面出来,仍然是那晚白T黑牛仔裤的打扮,头发冻成一缕一缕的滴着水,目光晦暗不明,咬紧的下颌让锋利的五官极具压迫感。

被打断休眠让他看起来有点生气,而且在饥饿状态下强行休眠的滋味很不好受。

先是嫌弃的看了眼自己的棺材,连开门都不顺畅让他很不满,时间紧急没法换新的,如果在网上订购一副棺材寄到公寓,绝对会引起可疑的传言。

 

感知逐渐恢复,光一很快就关注到哭声的源头。

 

“你来干什么?”吸血鬼居高临下的问,喑哑的嗓音透露出干渴。

抱膝坐在地上的堂本刚红着眼睛的抬头看他。

不行,光一眼前发黑,越发清晰起来的感知度让他即刻陷入饥饿,尤其身边就有个前两天才尝过,比桃子还甜的人。

 

“回去。”丢下两个字就转身要回棺材里,

“你会死吗?”身后的人问,声音可怜的发着抖。

“……不会。”大概吧。

“我担心你。”

光一感觉到脚踝被人拖住,先是一只手拽着,再两只手抱过来,皮肤很柔软,是人类的触觉,再多一秒就要干枯掉的血管根本没法抵抗这种诱惑。

慢慢蹲下身与堂本刚平视,像电影慢镜头的一样,看这个害怕的哭到鼻尖发红的小子,一面闭着眼抽泣一面自己摘掉围巾,露出肌肤下鲜活的动脉。

上次的伤口仍然新鲜,吸血鬼露出獠牙不住的舔嘴唇,目光违背意志的测量着合适下嘴的位置。

一个无聊的秘密,堂本光一热衷玩与生理机能抗争的自虐小游戏,发疯一样举哑铃来试探肌肉的疲劳极限,闷在桑拿室不出来直到筋疲力尽再去冲冷水,并不是坚持什么,只是为了享受结束那一刻的巨大愉悦感。

 

就像现在。

 

大白天,房间里亮着暖色灯光,阳光被隔绝在严密的窗帘之外,肿着眼睛的堂本刚坐在餐桌边,面前放着杯牛奶。

“我不喜欢喝牛奶。”堂本刚盯着玻璃杯较劲。

“补血的。”完全活过来的光一已经洗完澡,现在穿着宽松居家服一身香味的坐在他身边擦头发,“献完血医生都会让你喝牛奶。”

“我们家那里是发果汁和小饼干。”

朝窗外瞄一眼,吸血鬼有点为难,“……我晚上去买?”

“不用。”嘟着嘴拒绝掉,有点委屈的盯着光一,含义很明确,总该你解释点什么了吧。

 

被盯的人摊手,低头打量自己一番,“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混在人群里的吸血鬼。

 

“那你以前怎么没事?”堂本刚问。

“最近开始的,衰弱期。”准确说就是烤肉那天。

“那平时你不吸、不吃东西吗?”避免冒犯稍微改了下措辞,不过光一好像不在意这些。

“我没什么食欲,真的。”最后两个字是看到堂本刚怀疑的眼神才加上去的,“而且现在有专门制作的合成品可以代替,网上可以买到。”

那为什么还咬我?!

堂本刚嘴巴刚凑到牛奶边,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坐直起来瞪他。

“现在是不行,这个期间。”

 

花了几分钟,堂本刚大致搞清楚现状,面前这位是个对于在人类社会生存相当有经验的吸血鬼,也许是因为洋葱的关系,目前完全丧失伪装能力。

不能晒太阳,白天几乎没精神,而且最麻烦的,食欲旺盛。

根据上次的经验,安全度过的话大概要一个月。

 

“那以后教工食堂有洋葱怎么办?”堂本刚问。

“没关系,以前都只是普通的恶心而已,这次应该是意外。”

“别的吸血鬼也这样吗?”听完后忍不住好奇。

“不知道,别人也不会把弱点暴露给我吧。”

原来是这种生态,堂本刚若有所思的点头,“你上一次怎么过的?”

……

不合时宜的沉默让气氛有些尴尬。

很难回答吗,堂本刚莫名疑问,啊,忽然想起来。

红绳结发。

什么啊,脖子都献出去了还是不清不楚的关系。

沮丧的垂下头,没由来的一阵委屈。

 

“……你只有一个卧室。”思考后堂本刚忽然说出不相干的话。

“嗯?”

“那、为了安全的话我必须住在你这里吧?”堂本刚看似理直气壮的语气有点吞吐。

“完全不用,我可以天黑去找你。”光一收拾着洗衣篮的脏衣服随意回。

——杀气!敏锐的吸血鬼猛地回头。

十几分钟前还哭哭啼啼的人类在瞪他。

……怎么忽然特别凶,太熟悉了这种感觉,在好几十年前。

 

“你想住就住吧,我睡沙发。”滴滴滴在洗衣机上按几下。

结果堂本刚还是没反应,嘟着嘴巴不说话。

一点都没变,光一叹了口气,拼命回忆过去总说的哄人开心的话。

“幸好你来了。”硬着头皮笑,“你睡我房间?”

 

终于笑了。

时隔多年,吸血鬼依然认为人类真的非常有趣,各种意义上。

 

=======================

夜色清朗,月光通过方格玻璃窗投射进浴室,在深灰地砖上留下一块柔柔浅印,架子上所有洗漱用品都是双人份,镜子里正面映着两个人,左边是刚洗过澡的堂本刚,正给自己脖子的伤口贴胶布,右边是造成伤口的吸血鬼在刷他的尖牙齿。

 

抽痛一声,堂本刚小心抚平胶布边缘。

“你就不能像蚊子一样吗?会分泌麻醉唾液,这样我就不会痛。”

“那我不就变成蚊子妖怪。”光一含着牙刷一嘴巴泡沫的粗声回道。

“反正都是吸血有什么区别。”不满的轻抚胶布,“你也有点服务精神,至少保证作为食物的我心情愉快……唔。”

嘴巴上突然被chu了一口,猝不及防的堂本刚害羞到蹲下去,垂着脑袋用毛巾盖住头。

 

“啊,早餐愉快——”

调戏人的吸血鬼以非常大叔的腔调走出浴室,打开游戏机开始新的一天宅居生活。


TBC

真的很短啦哈哈

评论(39)
热度(400)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