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Blood 02

*KT架空,吸血鬼K x 新人教师T

*恋爱脑无逻辑OOC

是个非常短的故事,没有什么吸血鬼常识请不要在意


-02-

 

打发早熟的学生去教室上课,堂本刚来到化学实验室,在门口放缓脚步,实验室的窗帘全部被拉上,严丝合缝看不到里面的状况。

轻轻拧动门锁进去,也许是为了配合某些实验,实验室窗帘的遮光效果很强,昏暗的光线让堂本刚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第一排课桌看起来有团趴着睡的人影应该就是光一,轻声叫着名字试着靠过去。

 

“什么事?”

身后忽然响起人声,电灯啪地亮起,堂本刚惊的回头,看见光一站在身后不远处,穿着短袖,头发有点凌乱,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再转头看第一排课桌,只是件团起来的黑色运动外套,隐约散发着还未散尽的寒意。

应该是看错了,刚才那么暗。

 

尽可能让自己别胡思乱想,堂本刚挤出一个笑脸,“来还你钱包。”

“嗯。”光一接过来装进口袋,“昨天有点……下次再一起出去吧。”

听他这样说堂本刚积极地点头,随后又小心试探道:“你还好吗?”

“有点不舒服,不是大事。”光一露出安慰人的笑容。

“一起去食堂吗?快中午了。”还不错的谈话氛围促使堂本刚立即更进一步。

可小小的步伐被光一的沉默拦在半路上,很懂看气氛的堂本刚当然明白是拒绝的意思。

“你还要休息吧。”自己向后退。

还在担心怎么说的光一松了口气,点头后又说了些班级的叮嘱,最后说下午见,可站在门口的堂本刚似乎欲言又止。

“还有事吗?”光一问。

微微抿嘴唇,大眼睛犹豫的转了几圈,还是觉得现在不适合说,堂本刚摇摇头轻笑,“下午见。”

 

没问出的话就像加湿器的香气一样,一直一直萦绕在鼻尖,盘踞在脑海里。

下午,堂本刚在办公室抱着教案,不自觉就走了神。

 

昨天虽然是用自己的钱结的账,但回去以后,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犹豫,最终还是打开了那只黑色钱包,本来只打算看一看,因为对经济状况多少有点好奇,结果看到了令人费解的事。

最里面一层,放着被保存的很好的物品,一段用红绳绑成结的黑色头发。

也许是红绳的关系,给人有神社相关的意味。

明明放在需要经常使用的钱包里,但丝毫没有磨损和杂乱,只有绳结中央有反复被手指抚摸过的痕迹,痕迹古旧的仿佛不属于这个时代。

 

会以那样的方式保存谁的头发,最可能的就是喜欢的人吧。

意识到这种事总会让人沮丧。

 

傍晚时分,夕阳斜斜的照进玻璃窗,像酿熟的蜂蜜般,涂抹在堂本刚摊开的书页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的界线一点一点的扩散向对面的桌子。老师们纷纷准备下班,随着放学的音乐从广播里传出,窗外也嘈杂起来。

 

“不下班吗?”大家都走后,堂本刚轻声问对面的光一。

“你先走吧。”光一低头写着什么,“今天教务组的面谈感觉怎么样?”

“我想应该没有出错。”堂本刚拿出下午的工作成果,“这是我准备的下周活动卡片。”

一叠手掌大的资料卡递出去,明晃晃的沐浴在阳光里,尚未被夕阳波及到的光一,左手对着空气握紧拳,低头继续自己的事情没有抬手去接。

“嗯?”以为光一没听见,站起来把卡片放在他桌上,“给你。”

光一对此的反应仅仅是点头,有点冷淡。

 

“那我先回家了。”

告别后,堂本刚背着双肩包离开办公室。

终于得以独处的光一缓缓站起身,泄了气一般跌坐进没有阳光的黑暗角落,摊开手,掌心布满指甲印,有几道深可见血,如果不这样根本抵御不住白天的睡意。

 

事到如今根本无需再怀疑,多年以后,他又一次遇到了天敌,还是和上次一样不期而至——吸血鬼的衰弱期。

 

 

在烤肉店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堂本刚一大早放下包,就在老师们的议论中听说到光一要休长假的消息。

 

“一个月?!立刻?”惊讶到忍不住插话。

“对。”语文老师点头,“昨天半夜提出的,主任已经在联络其他代班老师,早上和我谈过。”

顾不上平静情绪,堂本刚跑去无人的楼梯间拨光一电话,无法接通。

 

早会也是理所当然的未出席,主任提到因为休假而有一些人事变动,暂时把光一的班级分配给两位代班老师,堂本刚也被一并移交给代班老师负责,一起参与代班工作。

 

会后,看起来因为紧急变故而非常不满的主任找到了堂本刚。

“你知道他怎么了吗?”话问出口,妆容精致的脸显出几分担心神色。

可堂本刚也只能毫无头绪的摇头,隐约觉得和之前的异样有关,“光一老师今天还会来吗?”

“会来办手续。”主任扶了扶眼镜,“可以的话问问他怎么了,他和我说过很喜欢你。”

“诶?”和教导主任说这种事?

“同事那种。”主任看到他的又惊又喜的表情,目光有点异样的补充,“我想应该是。”

我可没有想别的。

故意做出正经八百的表情,有点幼稚的想挽回自己努力新人的形象。

 

如天气预报说的一样,一过午后,天空就从晴转为阴雨绵绵,没有阳光的关系,天也黑的很早。

光一是卡在放学前十分钟来到的学校,与其说是“来”,也许说“突然出现”更合适,因为那个时间点大家都不在办公室,堂本刚第一个从教室回来,就看见光一已经坐在那里。

黑皮衣上没有水渍,看起来比昨天精神得多,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打招呼过后,光一交代了些班级情况,没有正面回答为什么休假那么久的问题,堂本刚识趣的没再追问,只是约好一个月后再出去。

 

“身体……不要紧吧?”交接工作持续到晚上,告别前,堂本刚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虽然看上去没问题,连眼睛都比前几天亮的多。

“完全没事。”光一忍不住抬手揉揉他的发顶,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高跟鞋脚步声。

“光一!”闯进来的是主任的声音。

 

转校生失踪了。

 

“早晨他父亲打电话来请假,说是重感冒。”在赶往停车场的途中堂本刚匆忙向光一解释。

“你被他骗了。”光一无奈地叹口气,“臭小子。”

“他会去哪里?”二人坐进法拉利。

“游戏厅、网咖、地下街,多半都是。”轰的一声发动汽车。

 

都无法判定该说是常规节目还是紧急事件,自从他转来,光一已经被这样折腾过好几次,这次大概又换了新花样,两人从最后一家游戏厅出来,无功而返。堂本刚焦急的联络主任,光一气的踹了一脚墙根,闭上眼强迫自己深呼吸,以压住随着黑夜降临而愈加旺盛的力量。

 

再次坐进车里,光一立刻感到不妙,之前全力奔跑找人的时候不觉得,现在静坐下来才意识到,这不是运动后的正常反应。

干渴的喉咙,发痒的味蕾,血管里像有条小蜈蚣在爬,所经之地焦灼难耐。

按照堂本光一对自己身体的了解,不应该来的这么快,也许是剧烈奔跑催发了力量,也许是……

眼神不自觉看向身边讲电话的堂本刚,这人完全没发觉身边人的异样,偏着脑袋在担心学生的事,露出一大片雪白脖子,光一下意识的舔嘴唇,目光反复描绘勃勃跳动的颈动脉。

 

“主任说家长方已经联络到,但是他不肯回家,让我们暂时不用担心。”堂本刚挂掉电话,转头向光一汇报。

 

耳膜里的心跳声在无限放大,堂本刚说了什么他根本没听见。

必须马上回去,光一在脑中告诫自己。

“你下去。”

 

堂本刚想也不想就自认为听错,“你说什么?”

“下去,下车。”光一痛苦地咬牙,埋头握紧方向盘。

“怎么了?”堂本刚尝试抓住他的手,被冰凉的体温吓的一把甩开。

“……你好冰,是生病了吗?”不可思议的看看自己的掌心,握紧又松开确认自己没有感受错温度,“你怎么了?”

光一趴在方向盘上没有说话,从体内喷薄出的力量已经压得他无法思考。

不能伤害他……

唯一的念头在崩坏的理智面前摇摇欲坠。

血色的脑海里浮现出梦里平静的画面,从神社偷跑出来白衣少年,在河畔的萤火中提着纸灯笼向他挥手,天真无邪的柔软笑脸就像小镇夏日祭的苹果糖。

 

-怪物大人,今天不饿吗?

 

“光一?”

和梦中同样的声音拉回光一飘远的思绪。

“我送你去医院。”堂本刚神色担忧道,“你——!”

一个拥抱袭来,快到根本看不清面容,堂本刚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他听见耳边传来利物刺破皮肤的细微声音,未说出口的话被被封在喉咙里,脖子上一阵剧痛。

 

进食完毕,时间只有二十秒,败给食欲的吸血鬼先生放开昏迷的猎物,靠在座位上闭上眼反复回味。

暌违多年,甘美液体流淌进味蕾的绝妙享受。


TBC

应该只有四章而已

新年好~

评论(34)
热度(402)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