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Blood 01

*KT架空,吸血鬼K x 新人教师T

*恋爱脑无逻辑OOC

预计是个非常短的故事,没有什么吸血鬼常识请不要在意


-01-

二年级办公室的空气因为暖气的运转而变得干燥,堂本光一整洁的桌面一角,违和的立着一只微型粉色加湿器,透过淡淡的水汽能闻到花香,是看不下去的年长女教师放在上面的,每天都在拼命工作中。

冬季学期开始不久,作为学年的结尾,班主任有不少繁杂琐事,不过对有几年班主任经验的光一老师来说已经算驾轻就熟,初中生脑子里的事情也不是不可捉摸,虽然他们年纪相差的大了点。

新的一周在普通的阴雨天里开始,光一喜欢这种天气。

早会之后,第一节课前,当年送加湿器的老师,如今的教导主任,穿着职业套装,长发盘的一丝不苟,领着位年轻人进来二年级办公室,高跟鞋步伐停在光一桌前,微笑着向他介绍。

“这位新来的老师安排在你的班级教音乐,一直到学期末要拜托你照顾一下。”

“音乐?”光一重复一遍,“我虽然是会弹吉他……”

但完全不会教别人,而且新老师不可能只教一个班的音乐课,一定有比他这个化学老师更适合的人选吧。

不想接的情绪透露太明显,站在主任身后,一直被忽视的圆脸小个子新人气鼓鼓的嘟了下嘴,手指摸了摸刘海,上班第一天竟然就被当面拒绝。

主任却不意外的保持微笑,“难得的和你同姓,我觉得你们应该合得来,这是堂本刚老师。”

 

堂本——

诶?

目光交汇下,堂本光一没说出话,是新人老师有点别扭的先打的招呼。

“……请多指教。”

 

主任丢下一句“交给你了”就去忙别的事,光一做了只有几个字的自我介绍,姓名、班级、科目,语气说不上来是不是亲切。

“你就坐这里吧。”光一指指对面。

“是。”

“我先把班级情况向你说明一下。”抽出资料夹,拖一把椅子在堂本刚身边坐下。

“……是。”

“第三节课我带你去班级。”

“是。”

“首先有个小子比较麻烦,转校生。”

……

 

谈话在持续,不远处,悄悄观察的几个老师们互相对望一眼。

“立刻接受了。”一位小声道。

“是谁说以后绝对不要带新人的。”另一个声音附和。

“肯定会发火。”

“来打赌吧,三天。”

 

两周后

 

差不多第六节课的时间,办公室的语文老师们正在埋头批试卷,准备下班的光一凑过去,找到自己班上那一摞看了几眼,对最上面几张的分数毫不掩饰的皱眉毛嫌弃,索性不再看,回头拍拍还看教案的堂本刚。

“下班。”

说的同时自己也套上皮衣外套围起围巾。

堂本刚抬起头,小圆脸有点为难的冲他笑了笑。

“怎么了?”

穿连衣裙的语文老师批着试卷悠悠开口,“刚老师答应一会儿帮我登记分数,还有明天通报不合格名单。”

又是这样,光一皱眉不满。

仿佛看穿光一的想法,语文老师反驳道:“你自己还不是找刚老师做实验室助手,反正学生们都很喜欢他。”说着给堂本刚一个装可爱wink,“对吧。”

在光一的注视下,堂本刚硬着头皮配合语文老师点头,再悄悄向那道目光的主人讨好的微微笑。

 

等两人走出办公室,学校道路两旁已经亮起白色路灯,影子在清冷的灯光下并行,堂本刚戴着毛球帽子,整张脸都藏在口罩后面,只露两个圆眼睛。

“现在还去吗?”口罩后面闷闷的声音问。

是说周末一起加班那天说好的,为了感谢照顾要请光一吃饭的事,不过拖到这么晚,这位亲切随意的前辈看起来有点生气。

黑皮衣先生两手插在口袋里没立刻回话,沉默着走了几步,就在堂本刚以为这次吃饭要泡汤时终于听见回应。

“你喜欢吃什么?”

 

于是坐光一的车去了烤肉店。

店是做足功课的堂本刚推荐的,主色调是有点情调的深色系,过了晚餐时间点,刚好不太热闹。

在夜景不错的窗边面对面坐下,摘掉帽子脱掉厚外套,堂本刚带笑的大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映着对面人的笑脸。

 

就算没说出来,两人间的气氛也已经很明显,从认识那天就不知不觉变成这样,自然而然的。

烤盘里的肉发出“滋滋”的美味声音,堂本刚嘴巴微张期待地盯着等它熟,光一的目光定格在那张好看的脸上,偶尔目光相撞,害羞的圆眼睛像两颗裹着蜂蜜的梅子糖,光一只好掩饰般的吃一块裹满酱的苹果来转移视线。

 

“你好像一直吃的很少,在学校也是。”堂本刚夹起烤熟的肉,对面这位刚才只吃两块就没再动过。

“唔。”光一含着苹果点头,“一直都是,没什么喜欢吃的。”

堂本刚作了然状的点头,没有接上话,因为他喜欢吃的可多了,刚才甜点就点了三份,听见这种言论忽然心虚了起来。

……应该先只点一个才对,不自觉陷入轻微的懊恼中。

细小的情绪变化没逃过光一的眼睛,被他微微担忧的神色可爱到不行,正想说句话让他别在意,才张开嘴,忽然一股令人厌恶的熟悉气味靠近,下意识的偏头摸鼻子躲避,随着店员的脚步声,那股味道越发浓郁,直到一盘血红的肉放在他们桌上,光一只觉得难以忍受的味道直冲脑际,随之爆发出像五脏六腑被搅在一起的强烈的呕吐感。

得意忘形的下场,居然连这个都忘了。

——洋葱。

 

“你怎么了?”

“胃有点不舒服。”趴倒在桌上的光一强撑着站起来,额头沁出的冷汗打湿刘海,“我先回去。”说完又想起什么事,从屁股口袋里抽出钱包,“这顿我请。”

“不、是我想请你……”接过钱包的堂本刚不知所措,大脑就像处于没加载出程序的状态,眼睁睁看着光一快步走出店门。

诶——?

 

大概真的很难受吧,堂本刚结完账默默的想。

除此之外也没法想象出其他理由,如果是胃不舒服的话他包里倒是有药,只是现在说也晚了。

还得从这里坐电车回去,有点远啊。

 

走出餐厅,在内心又确认一次自己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举动吓到对方,除了想吃太多甜点有点贪心。

是意外状况,嗯。

 

和喜欢的人第一次出来吃饭就失败的堂本刚,试图这样安慰自己,虽然基本没用。

姑且可以这么称呼吧,喜欢的人,如果是自己单方面的话。

除掉最初被拒绝那次,正式认识后,光一一直对他很好,完全不像其他老师说的又凶又严苛,说话很耐心,态度也温柔,会帮他改教案,被装病的不良转校生骗去保健室,也是光一及时出现才得以解围。

还有,专心实验的样子非常帅气。

 

“谁会不喜欢啊。”

小声嘟囔着,四处张望希望可以找到电车站的标志。

“要怎么回家……咦?”

意外的在路边看到光一的车,红色法拉利,不会认错,就在来时的车位没有动过。

没开车走?

或许是身体状况已经不能驾车,不对,那根本没办法离开才对。

前一秒还为有可能落空的恋情沮丧,现在反而更倾向疑惑,根本想不出合理的原因解释,无论怎么推测都非常奇怪。

 

后来,堂本光一回想起这件事,所有的变化,都是从那几片薄薄的,垫在烤肉下面的洋葱开始的。

“每次遇见你我就有麻烦。”

从极度饥饿里清醒后这样抱怨过,不过被抱怨的人已经吓到昏迷。

 

 

次日早会,迟到十五分钟的光一老师漂亮的拿下主任本学期第一记白眼。

会议内容是千篇一律的教育方针,堂本刚的注意力从光一进门那一秒就没再从他身上移开过,有太多的疑问又无法开口,只好用力盯着看,有故意回避嫌疑的光一始终没看向堂本刚这边,主任再三咳嗽提醒,新人才收回略有失礼的目光。

 

脸色看起来不好,没什么精神,能找到的讯息只有这点。

 

会后,堂本刚被教务组找去聊天,是新任教师评估的其中一部分,冗长的面谈结束,回到办公室已经是第四节课,环视一圈发现光一不在,桌上也没有课本和教案,堂本刚记得他上午只有第三节课,现在还没回来,应该是在班级里处理事情。

 

带着昨天丢下的钱包走向班级教学楼,现在见面话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至少想知道他身体状况如何,这么想着又加快脚步穿过操场,只是经过角落花坛时竟然闻到了烟味。

 

“谁在那里?”堂本刚停住脚步望向角落。

树丛后面走出来的是张熟面孔,光一班上的转校生。

“给我。”向转校生伸出手。

烟、打火机、意外的自备烟灰缸,老实把三样东西交出去,转校生笑得有点无赖,“既然没收了,就别说出去了。”

“我会建议光一老师写在你的家庭联络簿上。”

转校生无所谓的摊手。

“你染头发了?”

“没有。”

堂本刚看着那头可疑的茶色头发没说话。

“你找堂本光一?”转校生问。

“叫老、师。”想让自己看起来严肃点,眼睛被瞪的又圆又大。

“他在实验室睡觉。”转校生忍着笑。

“什么?”

“你很可爱。”这次没忍住。


TBC

评论(45)
热度(398)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