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Candy Crush14

KT架空

*一攻三受

*社会人51,甜品店长24,东次,裕二

*ooc逻辑死

不仅劈腿,而且三个都爱,有不适千万不要看拜托。

我已经写在前面了!

 1 


Chapter 14

 

从最后一家工厂出来天已经暗下来,等开车到市区的酒店,街边早已亮起白色的路灯,虽然同样是秋天,但这里要冷一点,脑子里想着天气的事,东次用手指在起了薄雾的车窗上画开一个小圈。

 

“直接去酒店吃饭吧,天气不好。”

“嗯。”

对部长的提议一向都没什么意见。

 

让东次自己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有一件事以前没觉得什么不对,直到最近离开工厂时总遭遇奇怪的眼神,才忽然意识到,在一起工作,一直都是上司开车。

 

好像是自己的失职。

 

「你就坐在那里吧。」

昨天提出来要开车的时候被这么说,不知道该说是这个人奇怪的坚持,还是自己被宠了。

 

 

最近常有短途出差,外宿一到两天那种,光一怕麻烦又对当地没什么好奇,白天工作,晚餐通常在酒店,等意识到东次是第一次来,是不是该问问他晚上想不想去逛逛,已经错过可以讨论日程的时机。

 

直到洗澡才想起来,现在才说也太晚。

要同时经营工作和恋爱关系,实在不是短期就能学会的事。

 

光一围着毛巾走出浴室,顺手把东次的被子盖好,怎么会睡到屁股和大腿都在外面,以前睡相也没那么差。

关掉床头灯,掀开另一张床的被子躺进去,可能被他的声音吵醒,东次翻身睡好说晚安,光一也回一句。

被热水洗去的疲劳化成困意,脑中很快陷入黑甜。

 

“部长。”

黑暗中响起东次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不高兴。

“嗯?”

光一迷糊地回应。

 

“裕二的手链怎么会在你床上?”

 

猛地坐起来,东次睡的正香。

——是梦啊。

 

饶了我吧,光一重新倒下去,心里一直装着这件事,终于被逼到做梦也在想的地步。

 

到底是哪一个忘记拿走的。

别说完全没头绪,自从发现手链之后,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这一周都在东奔西跑。

东次不是能商量的对象,自己和那两个人也没有联络,如果他们其中一个像东次一样黏糊糊的,至少还能从说话态度判断大概状况。

 

说到黏糊糊的……

隔天中午,随便找一个家庭餐厅吃饭,在等东次喜欢的奶酪甜点时,光一看着他不停地按手机,忍不住问出口。

 

“在和刚发mail吗?”

“是。”

读着消息的东次立刻点掉对话界面。

 

不,虽然不是很介意你们聊什么,但你这种反应也太……

这两个人有什么秘密的感觉让光一忘了原本想说的。

 

东次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不管怎么说,发生那样的事再复合,无法做到一上来就和以前一样自然,而且还是那么特殊的情况。

 

产生了微妙的距离感,至少东次这么认为。

 

换做以前,部长一定会说很多调侃的话,虽然有点很容易被他玩弄的感觉,也好过像现在这样。

东次低落地点开消息界面再发出一条。

 

「他去抽烟了。」

 

前面的聊天记录是绝对不要被看到的事情。

 

「没做吗?」

「没有,按照你说的办法,然后……」

「然后……?」

「他来帮我盖被子。」

而且每一条都有非常应景的绘文字和一串红的蓝的圈圈点点。

 

堂本刚看着盖被子几个字忍不住又笑一次,身边的裕二正在往隔温箱里装蛋糕,问他看到什么这么好笑。

 

“没什么,经纪人在说工作的事。”

堂本刚放下手机对裕二微笑。

 

“在联络工作了吗?那店怎么办?”

“计划而已。”

没有要说更多的意思。

裕二点点头,提着箱子出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几天的店长……有点可怕。

 

或许没到可怕那么夸张,即便结束职业拳手生涯,裕二依然多少保留着能预料对手拳风走势的敏感度。

他肯定店长在观察他,但完全摸不清背后的原因。

 

在光一终于和东次复合之后,裕二想过要彻底断掉那种来往。

……不过没能抵御住来自生理机能的惯性。

不知道是不是被店长传染了对肌肉的迷恋度。

 

自己也不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态。

不介意他们交往的事情,喜欢谁,在意谁,心思花在谁身上,下了班和谁在一起,完全不想去管。

 

反正东次不会知道他男朋友喝到烂醉撒娇的样子有多傻。

 

如果非要说,其实有点在意,万一被东次知道他会难过。

普通的感情会这样吗?

自己也清楚这种关系有点不健康。

炸鸡也不健康。

最近也吃了很多,都怪店长一直说想吃想吃的。

 

 

光一和东次是在周末前一天中午回的公司,还没回家,下午直接去A店,其实没那么着急,而且今天下午算休息。

主要是去对面。

 

“刚先生说下午做水果挞。”

比起水果挞,东次说这句话的样子让光一想吃的多。

 

刚结束工作的关系,两人穿着差不多的黑色西装,带着差不多的公文包,连领带是同一款的宽窄版。

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蛋糕店门口,不免被店里的客人多看好几眼。

 

我们是对面那家店的人哦。

如果不是怕被店长瞪的话,光一真想这样来一句,看看他们什么反应。

怎么又留起胡子?

望着站在收银台后面的那个人,光一笑着对他皱眉毛。

他更偏爱店长只有鬓角没有胡子的样子。

不过是这个人的话怎么样都好看。

 

店长看他们一眼,成双成对来示威的?

等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这句话有多酸,幸好没说出口。

 

裕二不在,店长送走所有客人,干脆挂起准备中的牌子。

把热巧克力端给东次的时候,他正在拐角沙发上,和他部长两个人,研究身后罩在玻璃钟罩里的装饰甜品。

 

“泡芙看起来好像真的。”

“用的塑胶材料吧。”

“看的都饿了。”

 

两个人保持着下巴垫在交叠手臂上的姿势,张大眼睛盯着玻璃钟罩看。

不客气的说样子真的很蠢。

完全看不出东次在消息里说的距离感。

有种研究结论,说是情侣交往越久就会越像。

堂本刚还真说不出这两个人,是谁把谁带蠢了。

 

店长笑眯眯地拒绝东次要帮忙的请求,让他坐下来好好休息,部长时机非常准确地站起来跟进去。

“我帮你?”

“随便。”

堂本刚连头都没回。

 

东次看着两人前后进去后厨的背影,双手抱起圆的巧克力杯子。

味道依然很浓。

就是好像没有过去甜。

 

店长今天穿的是浅灰色宽袖长T,长到小裙摆似的,他慢悠悠的腔调很适合软绵绵的服装材质。

不对,这个人应该说没有什么是不适合的。

 

一条黑色细手链挂在白皙的右手腕上很显眼,光一不动声色地放下悬着的心。

是裕二这个臭小子。

 

“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堂本刚回头问。

 

摆放好盘子,帮不上别的忙的光一近距离站在他身后,看漂亮的小胡子糕点大师用灵活的指尖做最后的点缀。

堂本刚能感觉到脖子上若有似无的呼吸。

眼前忽的一暗。

光一蒙起他眼睛柔柔地偷了个吻。

 

“真的没话和我说?”

“……你真好看?”

“你这个混蛋。”

被搂着腰,店长说话的表情让人毫不怀疑这是句情话。

 

 

照例把东次送到家附近,光一知道他下车前一定有话说,单纯又好懂。

心头忽然泛起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闪而逝没能抓清楚。

 

“明天是周末了。”

东次看起来有点害羞。

 

“唔。”

光一忍着笑等他一点一点说下去。

 

“要工作吗?”

“好像不要。”

“那、晚上一起吃饭吗?”

“可以是可以……”

东次点两下头,张着无辜的大眼等光一说下去。

“白天不见面吗?”

 

诶?

可以吗?

“我想你可能会约别人……”

说是别人,其实就是店长。

一周没有见面,在店里又很默契的样子。

 

“啊。”

光一好像想起什么一样。

看来果然约了,东次悄声垂下眼皮。

 

“刚说中央区开了一家东欧厨师的咖啡厅,栗子巧克力做的很绵”

所以……三个人去吗?

东次有点不愿意。

“……我……忽然想起来要帮妈妈送东西。”

“看着我眼睛说。”

“我骗你的没有要送。”

东次立刻说实话。

“但是我想和你两个人去。”

这句说的非常小声。

 

看那个人一副得逞的笑脸就知道自己被耍了,故意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

 

“明天睡晚一点,我十一点来接你。”

“你不要过来我妈妈会觉得奇怪,弟弟也会看到。”

“那我停在车站?”

“我坐电车过去就好。”

光一没反对。

“晚上的话……”

附在东次耳边悄悄说完。

东次很积极地点头,完全没有想掩饰的意思,被光一笑着说也太坦率。

 

 

光一在回家之前去便利店买便当,虽然他已经吃过饭。

提着便当回公寓,已经有人等在那。

 

“太晚了,只有沙拉和鸡肉。”

“没关系,谢谢你。”

裕二穿着T恤和短裤在餐厅,桌上摊着几本书,从他抓耳挠腮的样子就知道念书念到焦头烂额。

 

“别在我家复习啊,我会以为你还未成年。”

光一把买来的食物拆开放好,又从冰箱里拿出裕二常喝的茶。

 

“我现在可是关键期,大叔你不要打扰我。”

“是是。”

给他把茶倒好在杯子里,光一坐下来要笑不笑的盯着他看,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一面,读书的样子非常孩子气。

 

大概是周三的时候裕二发来消息,问方便接电话吗,这么严肃的语气还以为出什么事,打过去才知道,是同楼层有住户在装修,他有重要考试没办法复习,想暂时在光一那里住几天。

 

“东次那里没关系吗?”

裕二脑袋埋在书里,知道光一还在身边顺便问他一句。

 

“送他回家了。”

“周末也不过来?”

“明晚去酒店。”

“真好啊,有钱的大人。”

还没说完就被光一捏住一边脸说还不是因为你。

 

不打扰裕二看书,奔波一周也没力气熬夜打游戏,光一收拾收拾准备洗澡,摸到口袋才想起来手链的事情,又从浴室门口走回餐厅。

 

“你干什么好事了?”

 

裕二看看他来的方向。

“……昨天穿了你的浴袍,没带衣服,明天我洗。”

光一捧着他的脸乱揉一通,粗着嗓子说谁问你这个。

 

“收好。”

把手链提在裕二眼前晃。

 

裕二跟着手链末端左右摆头看,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

优良的动态视力在此时稍稍有点失灵。

 

“哪里来的?”

裕二一把抓过来拿在手里仔细确认。

 

“枕头下面,幸好是我发现的,万一是东次怎么办?”

“枕头?”

 

短暂的沉默让光一心里升起要坏事的预感。

裕二盯着手里细细的黑色链子,光洁的切面微微泛着绿光,过了半分钟想明白了里面的事情。

 

为什么最近店长很怪。

忽然用奇奇怪怪但又符合他作风的理由要回手链,又总是带着心思看自己。

 

所以说他最讨厌这种事。

 

“这不是我的,我的在店长那里。”

把东西还给面前的人。

 

不是裕二的,那就是……

但明明堂本刚手上有手链。

 

像是为了求证自己的想法,光一看向状况并不比自己好的裕二。

裕二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应对。

 

首先是他被骗了,这个大叔不仅和东次交往,和店长也是这种关系。

不,从店长愤怒的程度来看,关系说不定比东次还深。

 

更重要的,他和光一的事,被用这种嘲讽的方式赤裸裸的揭穿,比当面说出口还要让他羞耻。

 

有一点是肯定的。

 

他向光一点点头。

“你被耍了。”

 

TBC


我自己的感受,这种关系真的不能细想下去,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看看就好_(:зゝ∠)_

评论(167)
热度(223)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