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Candy Crush7

KT架空

*一攻三受

*社会人51,甜品店长24,东次,裕二

*ooc逻辑死

不仅劈腿,而且三个都爱,有不适千万不要看拜托。

我已经写在前面了!


 1 


Chapter 7

 

结束白昼漫长的夏日,眼下已经是夜晚提早降临的季节,光一在晚餐前踏进A店,今天结束营业后仍然灯火通明,是搜集来的高人气样品试吃会。

 

要吃进去一堆糖分和乳酪,让光一想起来就觉得胃酸翻滚,自己的味觉意见实在不值得参考,没全程参加,和东次说好结束前会来看。

 

进去时店里只有东次和裕二还没走,看起来在聊天,裕二让东次看拳头上的痕迹并说着什么,东次听得很惊奇,桌上玻璃壶的柚子茶喝到一半,大小餐盘里残留几样甜品,大概是味道不合被剩下的。

 

“光一先生。”裕二先看到了他。

 

裕二是晨跑时被光一邀请来的,光一顺便问了任性到不可思议的米粉店长的消息,说是发来了鱼的照片,店已经关了三天,还完全没有想回来的意思。

 

东次站起来打完招呼去倒茶,一直避开光一的眼神不看他,裕二感到有点奇怪,光一对此心知肚明,下午因为一点分歧,自己说了重话。

 

约会、短信、早晚电话,光一对固定关系束缚的厌倦已经到爆发边缘,下午东次又提起要去海边的事,尽管只是因为工作刚好看到海盐口味,私下里顺便提到一句。

 

“我不是说了最近工作很多。”当时回了这句话,而且语气很差。

 

说出口的一瞬间就后悔了,看到写满期待的眼睛黯淡下去更是心软的不行,光是这样就受不了,怎么舍得说出分手的话。就在矛盾又涌上胸口时刚好对上东次的目光,东次立刻撇开眼假装看端给他的冰咖啡。

 

“光一先生晚餐吃了吗?这里还有点心。”裕二把塑料方餐盘推向光一。

“不用了,我不怎么吃甜的。”

东次眼神一动没说话,从文件袋里取出今天的工作资料,裕二好像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打招呼不打扰他们工作,自己先回家。

 

室内安静的只有纸张翻页声,光一看东次汇总的资料,看到一半手机响起短音,是裕二发来的消息。

 

「点心是东次给你留的。」

 

好像一下子被揪住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光一仔细看一遍被推去邻桌的餐盘,里面都是饼干起酥这些没有奶油的东西,确实是他会吃的,再看对面,东次正在记录被说要调整的部分,埋着头看不到表情。

 

脑袋就像被拆成了两个,一个叫嚣着让他脱离无聊的恋爱关系,一个守着偷来的面包不肯动,求他再一会儿就好。

 

“部长,这种口味在糖分方面……”东次说着抬起头,一下子撞进光一晦暗不明的眼神里,“怎么了?”

 

“我们……”我们分手吧。

 

不行,还是不行。他爱的要死的大眼睛现在就像两盏拷问室的探照灯,好像说出实话下一秒就会被吊上绞刑架。

“我们下周末去海边?”

东次听见后愣了一会儿才笑,虽然嘴上说着不用勉强,眼睛已经笑成一道弯。

 

一起离开时已经恢复到吵架前的气氛,钻进车里亲热几分钟,窄小的空间里都是东次的笑声,绵软的嘴唇黏着光一问能不能去你那里,不过确实有点晚,就说好了明天。

 

“明天周五,那周六就可以待在一起一整天。”东次用鼻尖蹭他下巴,撒娇的调子甜过全世界任何一块蛋糕。

“嗯。”

“那来二十四小时约会?”

“那是什么听起来好可怕。”

“もう~”

又是一阵亲热。

 

“嘴里都是红豆味。”

送东次回家路上,光一抱怨的表情惹东次大笑,一个点心有红豆馅,光一咬掉酥皮给东次,刚才亲热那么久,红豆味都还了回去。

 

“那明天见。”

担心父母看到,东次依然在离家远一点的地方下车。

“明天见。”

光一因为红豆味,用特别夸张的嫌弃表情拒绝告别吻,搂着假装生气的脸在脸上亲一口,来回闹几下才又说一次再见。

 

临走前,东次几番犹豫还是正色说出这件事。

“周末和海边的事情你不用在意,如果有工作的话就取消吧。”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就算没有工作,如果不想去也不用勉强。”

尽管嘴上这么说,但东次脸上等待回应的微笑很忐忑。

 

“嗯。”

光一点头,果然看他嘴角又僵硬几分。

“那我明天晚上……”

故意严肃的语气让东次担心地皱起眉毛,连笑都挤不出来。

 

“想吃咖喱。”

 

因为光一的恶作剧,普通的告别闹得没完没了,妈妈打电话来才意识到真的太晚,两个人说了今晚的第三次再见才真的分别。

 

这种矛盾的感觉简直像嗑药,光一自己清楚与东次调情他十分乐在其中,可一旦结束就会厌倦这种被固定关系牵挂的自己,自我厌恶并且无法调和。

 

光一回去时再次经过A店,对面是米粉蛋糕紧锁的大门,看见那副毛笔字招牌就想起堂本刚的样子。

 

脸那么小,嘴巴又翘,一只手可以捧着亲。

发梢卷卷的,故意揉乱他之后他会做女孩子气的把头发别在耳后的动作,经常站在收银台那里,从大门走到他面前要四步。

穿短袖能看到关节很可爱,从柜子后面走出来能看到脚踝,很轻巧就能捏住。

 

不过吐槽人的时候很不客气,尤其是那双眼睛,光是靠想象他嘲讽的眼神,堂本光一就能自己把自己的伪装剥开丢一地,什么交往什么男朋友全是自欺欺人。

在东次面前还能装一装,一旦看不见那张脸,所有真实想法都从肮脏的心底冒出头,晚上去他家过夜当然欢迎,其他的全部pass,只是不想让东次失望才一再勉强。

 

 

因为是直属上司,光一的工作量在东次面前基本算透明,确实没找出来需要周末放弃休息的紧急工作,只好打起精神度过整天黏在一起的周六,在晚餐后接到裕二约他周日打拳的电话,毫不夸张的,光一简直生出感激之情。

 

 

练习场内响着快节奏的拳击声,拳套击打在一起的声音听起来有种爽快感,裕二脚下步伐很利落,闪避间隐约感到今天的打过来的力道比平时大一些,被挑起斗志的眼神更认真几分。

 

三分钟一回合,一分钟休息,两个人连续打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双双仰面倒在场内,裕二伸手关掉计时,一时间只能听到钟滴滴答答和喘息此起彼伏,汗液从皮肤里蒸发出来的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你还不错啊。”

裕二坐起来脱掉运动衣外套,拧开一瓶水。

“我很久没打这么久了。”

 

旁边倒下的大叔冲他摇摇手,还没喘过气。

 

裕二笑着作势要把水浇他脸上,光一闭上眼睛示意他来,裕二还真斜下瓶口倒他一脸,光一笑骂一句就随他去,反正也很舒服。

 

“说不定有我口水,我刚才喝过一口。”

裕二喝光剩下的水又躺下来。

光一脸上盖着毛巾说你真恶心。

 

“昨天和东次在一起?”

“……嗯。”

“你们在交往吧?”

“他和你说了?”

 

“真的在交往?”

裕二惊得坐起来。

“我以为只是他喜欢你。”

 

光一朝他看一眼,过度运动后困意袭来,“大概有半个月。”

 

在真正睡着前光一被裕二说着大叔你好臭拖起来去冲澡,部长选的高级健身房设备很全,他们冲完澡泡进独立间的浴池,光一靠着就要睡,被裕二说是不是昨天做过头了。

 

“怎么可能。”

昨天一整天都和东次逛街吃东西,还要一直压抑打哈欠的冲动,要真能关在家里做反而求之不得。

 

“是什么感觉?和男孩子交往。”

这种可疑的话题惹来光一更可疑的眼神。

裕二立刻否认。

“我以前觉得东次是很可爱,从来没朝那方面想过。”

 

“怎么你被他迷住了吗?”

光一脸上挂着笑挑衅地朝他扬下巴。

“没有,我只是好奇。”

裕二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跟着笑。

“他很可爱吧?”

 

想起东次的脸,光一眼角都柔和下来,但想到透不过气的恋爱关系又觉得很无奈。

 

“什么啊那种表情。”

裕二一推手溅他一脸水。

 

“喂你今天第二次了吧!”

光一抹开眼睛,直接伸手把裕二脑袋往水里按,被他躲过又被泼一脸,两个成年人竟然就这样在浴池里玩起你追我赶的把戏。

 

光一当然不会在裕二手下占到便宜,泡完澡筋疲力尽,全裸躺在大更衣室的双人椅上小睡,裕二窸窸窣窣地穿衣服,光一闭着眼让他睡会儿,一会儿带他去吃东西。

 

“不去,我又不是女中学生。”

“你有安排?”

“没有,去还影碟然后回家看书。”

“什么DVD?”

……

光一蹦起来,忽然来了精神要看他包里到底是什么碟。

 

“呜哇这么色。”

果然是他预想的东西。

“原来你真喜欢比你大的。”

光一说着话一张一张看封面。

“那为什么当初不选花店老板。”

 

“她喜欢她男朋友啊。”

裕二夺回那些影碟装好。

“有什么好奇怪的男人都看这些吧。”

“我没看过。”

“你看东次就好。”

 

裕二说完又动了什么心思,窃笑着小声问光一。

“东次平时那么可爱,那个时候很性感吗?”

“你今天下午一直东次东次的,真这么妄想他我宰了你。”

 

“都说了好奇而已。”

裕二把衣服丢给光一,是想结束话题可一旦开始想象那个画面根本控制不住,碎碎念式的说出心里的想法。

“真这么兴奋吗男人之间,完全想不出来。”

 

注意到光一的眼神就没再说下去。

“来试试?”

“什么?”

 

短暂的沉默中,气氛因为这句话变得危险。


戳这里

请把期待度降到最低,这就是个小车轮

 

接上


“觉得怎么样?”光一递去纸巾。

裕二接过来没说话,与光一视线对上好几次,最终还是撇开眼睛笑开。

 

 

隔天一大早再见面,依然如常的晨跑,不过裕二面色不太好看。

 

“你怎么了?”

光一快步追上去问。

 

“你昨天那样算出轨吗?”

“如果你喜欢我就算。”

“真狡猾啊推给我。”

“那你喜欢吗?”

“谁管你。”

 

两人并排跑着,话音被风声吹得七零八落,裕二不再回应,全力加速跑到光一看不见的地方。

 

“你们店长今天回来吗?”临走前光一问裕二。

“不知道,没有消息。”

“那晚上我们去打游戏?”

“你还是把时间花在东次身上吧。”

裕二不在意地调笑。

“还是你认真的?”

 

“不行吗?”

 

光一满脸理所当然的自信模样戳穿了裕二强装的无所谓。

“……别开玩笑了,我要上课。”

 

裕二跑回家的背影还在眼前,光一接起口袋里的电话,是东次的早安。

 

昨天就好像做了个梦。

 

 

TBC


(搓搓手)

评论(95)
热度(167)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