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edding 5

KT架空

*企业精英51x音乐老师24

*pao友突然结婚设定

*恶俗的先婚后爱

*ooc逻辑死

4


Chapter 5

 

刚从不怀疑,自己可以配合任何人的性格。

实际上他确实能做到。

朋友,恋人,相处,交往。

说话的时机,见面的频率,进展的速度。

关系平衡点从来都在他手上。

 

但是现在太困难了。

在这个人面前太困难了。

 

那晚睡着了也要牵着手搂过来的光一,就算是酒后错觉也好,刚无法对那样的认知若无其事。

我被这个人小心翼翼地珍惜着。

 

一旦有了这样的意识,所有事情都变的不自然。

忽然亲过来的时候,撒娇想亲热的时候。

醒过来发现被抱在怀里的时候。

要怎么反应,才不算会错意呢。

 

怕对方根本没这么想。

怕太热情被厌烦。

怕太冷淡把人吓跑。

怕自己无法面对万一他只想保持过去那种关系怎么办。

怕情感失控难堪收场。

怕再也没有理由见面。

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给自己的不坦率找了很多借口。

刚陷入了轻微的自我厌恶中。

 

小鹿犹豫地收回了差点就要迈过线的一只脚。

有些无助地望着对面一片黑暗。

 

再多点工作吧。

这是唯一能减少见面又不会破坏关系的办法。

 

如他所愿,文化祭堆成山的活动一天之间全找上门来

总算明白千鸟老师的担忧是什么意思。

指挥、伴奏、和声、舞台布置、裱画、自制道具

-刚老师可以帮我们排练吗?

最麻烦的还有排练。

被那么多期待的眼睛盯着,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不”字。

也好吧。

 

产品二期发布就在眼前,堂本部长带着助理和实习生亲自去跑了工厂。

就算是对于万年工作狂的光一来说,这也是超出平常的干劲了。倒是这种态度镇住了一帮实习生。

 

-也没听说这次发布有多重要?

-可能是为了培养新人。

缺少情报来源的小姑娘们应该不会懂,DKさん只是在对根本没成型的旅行的期待中充满了干劲。

-听实习生说他感冒了。

-当然的吧,工厂室内外温差。

 

“上次说出去的事情,你想去哪?”

隔天出门前光一又问起了这事。

“箱根?伊豆?札幌?海外?”

“……横滨、镰仓、高尾山。”

刚有点心虚地说了几个地方。

“我先走了。”

 

光一在长濑的点拨下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住宿VS当日往返

『不想和你过夜。』

如果说最近反常的刚像一张等待光一去填的答卷,长濑的mail就是悬在他头顶的最终得分。

至少在光一看来是如此。

 

光一下班没有回家。

公司附近有一家很便宜的牛肉饭店,在不起眼的小巷子里,老板是个豪爽的大叔。

才毕业那几年,光一是这里的常客,尤其月底没钱的时候。

不知不觉很多年没去过。

大概人失落的时候就想找点过去的味道。

 

-这不是小光吗?

-打扰您了。

-现在是大人物了吧,经常听到有人提你的名字。

-那绝对不会是好话。

一下子就在笑声里找回多年前的气氛。

 

-你也应该结婚了?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光一耍赖似的笑了笑。

老板了然于心。

-惹太太生气了吧?

-以前我不是教过你吗,总之先道歉就对了。

-这个我懂的,反正就是我改。

-有用吧。

-特别好用。

被老板说着“臭小子”不留情地拍了脑袋,光一笑得像只狐狸。

 

-做错事就拿点诚意去道歉,喝酒管什么用。

光一盯着杯底不说话。

-被抓包了?

老板竖着小指。

“没有这种事。”

-那还能有什么大事。

 

-无非就是乱丢袜子。

-还是你枕头有味道。

-你也差不多到这个年纪了。

光一被数落地大笑,一直喊着绝对没有,根本没这回事。

明白老板是想开解他,心情也好了点。

 

“差不多别喝了,回家去陪陪人家。”

就这样被赶了出来。

 

总之还是先道歉吧。

这么想着的光一和刚在公寓电梯相遇了。

 

刚抱着一摞纸质资料,光一知道他又要加班。

最近真辛苦啊,才发出这句话第一个字的第一个音。

刚立刻低下了头。

这种反应像一根针戳破了光一勉强打起的精神。

果然还是不行。

 

并肩站着,电梯里短暂的沉默后听见刚开口。

“你喝酒了?”

“稍微喝了点。”

“不是还在感冒吗?”

被关心了?嘭一声恢复元气,可是……

“嗯……工作的原因。”

因为你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去喝闷酒了,这种话应该没有男人能说出口吧。

刚没再接话。

 

这是刚第三次看见空着的无名指。

却是第一次觉得这么刺眼。

这个人刚才对我说谎了,和初中生差不多水平。

刚自以为很平淡的在内心里嘲讽着对方。

只是忽然胸口有点闷。

 

一前一后站在家门口,盯着刚的背不说话的光一很入神的样子,完全没有拿钥匙的意思。

“拿着。”刚转身把资料塞进光一怀里,光一哦哦地接过来。

 

文化祭?

最上面那张纸写着。

而且和他们发布会同期,那不就是前辈家孩子的学校吗。

 

行动力一级棒的光一部长隔天立刻问到了文化祭详细时间表。

“说起来我听孩子说吉他社的辅导老师也姓堂本。”

“哦那还真是难得。”

堂本部长脸不红心不跳地附和。

 

如果发布会一切顺利,结束以后说不定能赶上吉他社演出。

发现了这一点的堂本部长,拉着总务科和营业部,又check了一遍所有细节。

-那家伙是又要升了吗?

小范围的引起了一些不满,并且流出了这样的传言。

 

不过光一忘记考虑一件事。

穿着全套正装出现在初中校园文化祭有多扎眼。

 

-完了,超级帅。

-拍到了吗?拍到了吗?

-去搭话吧。

-到底是学长还是家长?

 

大胆的女孩子们很快就从窃窃私语升级到骚动。被强行推销了可丽饼,被拉去女仆餐厅拍了合照,被短裤网袜群体恶狠狠地搭了讪,还莫名其妙被制服裙子特别短的女生拉去了鬼屋。

 

“我找堂本刚老师。”

“陪我玩鬼屋我就告诉你。”

被提了这种交换条件。

 

“奇怪了,应该是在这里啊。”

在画展场地,女生四处张望没找到刚,只好跑去向别的学生打听,光一被留在了原地。

随便看看就被初中生的绘画水平震惊。

好像啊,苹果橘子杯子椅子哆啦A梦都好像啊。

这是光一对画画的最高评价。

 

角落有一张画与气氛格格不入。

是花,黑暗中热烈又杂乱的红色的花,以光一的认知只看懂了这些。

左下角有画名和落款

『光』

 

光一心里冒出了一些说不清的感觉但是没能抓住,那女生急匆匆地把他带去了操场露天舞台。

刚老师正在唱歌。

光一站在人群最后,以他的视力就算加上隐形眼镜也看不清堂本刚的脸,就这样一直傻笑地看着,那个人穿着宽大T恤抱着吉他唱着他不知道的歌。

结束时被前排的学生起哄刚老师请和我交往。

“我可是已婚的大叔哦。”特别得意地晃手给他们看戒指。

光一笑到眼纹都深了好几层。

 

实在挤不过人群的光一干脆坐在操场树荫下等人下班,一直等到舞台都拆了也没看到半点影子,打听了一圈,有学生说看到他在办公室。

 

刚还留在办公室加班做实习班导的功课,只有独自一人所以自由地放了歌,从摇摆的劲头能看出他心情很不错,大概是和那么多年轻学生相处了一整天,重新感受到了青春的美好。

 

正对办公室楼下是一个篮球场,此刻还有打球的声音传到二楼来,站起来放松的刚随意地撑在窗边,天空被不愿下沉的夕阳染成炽烈又可爱的橘粉色,刚眯着眼仰头吹着风,一低头却看见了不得了的事。

 

他想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堂本光一在和一群学生打球,那个人脱掉了西装外套也摘了领带,穿着马甲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天知道他在楼下等了多久,脖子汗湿到反光,甩起头发一片水色,那个人很快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停下来仰着头奋力挥手,笑容比太阳还耀眼。

像一幅暖色的油画。

 

刚听见内心有人嘲笑自己。

偶尔,他会抽离自我置身事外,好奇这出闹剧般的婚姻如何收场,就算后来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也一直狡猾的力求能随时随地全身而退。

 

这一刻他彻底丧失了隔岸观火的资格。

 

跑进办公室的光一笑着怪刚怎么不理他,看看四下无人,抱着刚在他唇上印了一下。

 

“我……唔。”

刚的话被堵在唇边。

我喜欢你。

一定是被年轻学生们感染了的缘故,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想告白。

“我嗯……”我喜欢你。

又没说完。

光一抱着刚,像第一次谈恋爱的中学生一样亲个没玩没了。

 

“你听人说话啊おっさん。”刚在他怀里笑得停不下来,缩着脑袋躲开又一次要吻过来的嘴。

“好你说。”

光一与他贴着额头

“我……”

有人手机响,还是引擎声。

 “等我一下。”

刚彻底笑场,直接上拳头捶他。

 

紧急出差

光一被派去支援分公司,现在就要赶去机场。

 

“你刚才想说什么?”光一边套上西装边问。

“我现在已经不想说了。”

刚靠在墙上耷拉着脸不高兴,下一秒就被缠过来撒娇的光一惹笑。

 

-说啊。

-不要。

-告诉我吧。

-不想说了。

-刚老师。

-もう~

 

“那我回来你再告诉我。”

其实已经没那么着急知道答案,完全不想走的光一大猫似的抱着刚要goodbyekiss.

再来一次

最后一次

真的最后一次

这次真的最后一次

……

笨蛋!(≧ヘ≦ )

 

TBC

诶嘿嘿

评论(64)
热度(693)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