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Wedding 2

KT架空

*企业精英51x音乐老师24

*pao友突然结婚设定

*恶俗的先婚后爱

*ooc逻辑死

0-1


Chatper 2

 

因为擅长画画的关系,刚常常被美术老师拜托代课,时间久了,他私下被老师们称为,美术组的最后一张牌。

啊,那应该是方块3或者红心4之类的牌吧,刚老师知道以后是这么回答的。

 

可是被拜托去代家政课是怎么回事?

刚瞪圆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女老师,不用说话都能百分百传递出不解。

“真的是意外状况,一时没有合适的老师。”

那我……?

“我们班的学生都在说,刚老师好像很擅长,所以……”

诶?

 

音乐教室

 

绝对是你说的。

不是。

绝对是。

真不是。

刚盯着人不说话。

“……是我。”女生心虚的游移目光。

就是那个暑假来补考的女生,差点不及格的女生,爱把裙子剪短的女生。

几天前帮了她一个小忙,悄悄补上了她破开的裙子,还拍拍头安抚了一句没关系。

不是说好了不说这件事的吗?按照过去的经验,这种事被周围女性知道以后,自己会变的很麻烦、很麻烦。

 

“我没有把那件事说出来,我只是说刚老师女子力很高而已。”

这么说不被追着问才奇怪吧?!

 

家政课的教案送来了,烹饪。

倒也不是完全不会,但是很久没做过。

但还是先试一下比较好?

 

破天荒按时下班的光一站在厨房门口半分钟没说话。

说出来可能会被嘲笑,他们家这一年来,厨房唯一使用过的大概只有咖啡机,以前一个人住偶尔也会做个饭炒个菜,不过看起来这位好像比他擅长的多。

盖上锅盖的间隙,光一看里面的人抬手把束起的长发又卷了几圈,卷卷的发尾搭在白皙的脖子上,发梢的曲线让他心猿意马,他知道散开的长头发在枕头上很难处理,两只手随便怎么放都会压到,随之而来的一定还有那个人又软又黏的抱怨。

 

“什么时候回来的?”

光一猛然回神。

“嗯?刚刚。”

“酱油过期了。”刚晃晃手中的瓶子。

“我去买。”

落荒而逃。

 

光一坐在自家餐桌上眼观鼻鼻观心,根本不知道该看菜还是看端菜的人,第一次这么想念不在国内的发小,想炫耀都找不到能说的人。

有人给我做了一桌子的菜。

这个人还是我……我、我太太。

可恶,那个臭小子这个时候出国干什么。

 

“怎么样?”

“嗯好吃。”光一头都没抬。

诶?

对方埋着头,根本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

“光一さん,你以后这么说话是绝对要离……”

“再来一碗。”碗直直的伸过来。

“唔?哦……”

这次就算了。

 

光一主动要洗碗。

随便点点头的刚坐在沙发上偷偷瞄过去,还不错嘛。

可是半天都没听到水声。

“你在……?”刚跪坐起来趴在沙发靠背上,圆眼睛盯着他,这是什么,杂技?

“在收拾啊。”光一手里捧着高高一摞随时都要倒下的碗碟。“你不要过来,我一次搬过去。”

哈?!

刚保持跪坐的姿势目送他歪歪斜斜去了水池。

“看吧成功了。”那个人在厨房门口指着水池冲刚喊。

刚窝在沙发里缩成一团疯狂捂脸,糟了,怎么以前没发现他是个笨蛋。

 

托了热情试吃员的福,家政课成功过去,刚老师想要低调一点的女子力也已经到了隔壁学校都快知道的地步,和预想的一样,总会有女老师或者女生来问他,哪一件比较可爱?哪个颜色比较搭?哪个发型比较活泼?大概……过一阵子就好了吧。

 

不过像这种问题……

“刚老师,从这里剪会比较好吗?”拿着剪刀跃跃欲试。

“你再剪裙子我就要请你家长来了。”

“你自己的T恤还不是剪了领口。”

“我那是私服,下班才穿的。你在看什么?”刚顺着女生怀疑的目光捂上了后颈,不会吧,早晨出门确认过已经遮住了。

“骗你的,看不到。”

……

现在的学生都这么难对付吗?

“老师老师,他是什么样的人啊?”

“什么?”

指指后颈。

“你怎么还不回去上课?”

-帅吗?

-对你好吗?

-上次冷战结束了?

-他道歉了吗?

 

还没。

不对,明天就去给音乐教室上锁。

 

家政课的原因,刚意外的发现烘焙好像很有趣,和旅游归来的家政老师讨论了好久,好奇之下去买了一整套工具,没几天,整个办公室都飘着甜腻腻的蛋糕味。

 

体育组终于忍不住了。

“周末篮球赛能拜托刚老师帮我们队准备点心吗?”

太一老师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J商社大厅即便在夏末冷气也开的非常足,两位前台小姐高挑靓丽,不过笑了一整天此刻也面带疲色。

“明天的花火大会,你和男朋友去吗?”

“七月去过了,周末我们去冲绳。”

“真好啊,我……啊!”

 

“堂本部长。”

光一点头。

“今天真早,回家吗?”

“嗯。”

 

-你看到了吗?刚才对我笑了。

-才不是对你。

-反正是笑了吧。

 

还在被议论的光一已经在手机上搜索起了花火大会,周六晚上8点,离家也不是很远,至于冲绳……

竟然真的思考起了可行性。

 

光一以前发表过很多工作狂言论,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现在站在家门口掏钥匙一点也想不起来自己说过什么。

 

“怎么早?”

还在烤蛋糕的刚看看光一再看看钟。

趁他仰头,光一把人搂住,不意外的闻到有甜甜的味道。

“工作刚好结束了。”

说话间的吐息都洒在颈间,刚觉得有点痒,想伸手挠一下却动不了。

“周末……”

“啊,周末……”

保持着这个姿势,光一和刚先后开口。

“你先说。”

光一放开手去挂外套,再回来时用食指抹了抹刚鼻尖的面粉印。

“周末我们的学生有篮球赛,我得去参加。”刚鼻子被摸的有点痒,“你要说什么?”

“没什么。”

光一秒回。

“周末我加班。”

 

刚才不是还说工作结束了?那明天晚上……

无视刚还有话要说的大眼睛,光一抱着电脑头也不回的去了书房。

 

不对。

打开了游戏的光一忽然想起。

篮球赛肯定不会打一整天的吧。

为什么不问一下晚上有没有空呢?

可是刚才已经说了要加班。

 

熬夜做完了蛋糕,刚早上精神不太好,光一穿着背心撑在门框上看他出门,一张没睡醒的讨债脸。

-这是什么?

-蜂蜜蛋糕。

-这个呢?

-便当。

“都是给学生的?”

“还有学校的前辈。”

 

……

忽然没人说话了。

 

“你不是加班吗?”

“一会儿就去。”

“那我走了。”

“嗯。”

 

马德里时间0点30分,昨晚终于被光一在即时通讯软件上找到账号的长濑,还没消停几个小时,又一次遭遇了地狱式轰炸,随便看看全是类似的话。

『全——部都没有我的。』

『我才是和他结婚的人啊。』

『叫旦那さん也不过分吧。』

『花火大会也没有去成。』

『想问的可是不知道怎么说。』

『为什么要给别人做便当啊。』

『说不定是想离婚了。』

 

长濑实在不想看,直接回了一句语音

-喜欢就和人家说啊!

-你知道西班牙现在几点吗?

两句。

 

车库里,刚没好气的瞪了法拉利好几眼才上自己的车。

什么嘛那种态度。

自己突然说要加班还生气。

……还在公司不戴戒指假装单身。

一开出车库就被阳光晃到眼,更是火上浇油。

今天天气真是一点也不好。

 

等红灯又看到了楼下便利店贴了好多天的,今天花火大会的海报。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本来没准备加班的光一真的乌鸦嘴,临时来了新项目,召了几个能随叫随到的组员一起去应急,下午四点就有人坐不住了要溜。

-今天花火大会约好去接她。

“不是八点才开始吗?”

“部长也知道?你也……”被瞪的没敢说下去。

-女朋友生日。

-本来今天约好去玩一天。

-加班到现在她都要哭了。

“谢谢部长!”

怎么会有这么气人的请假理由?

 

七点放走了所有人,光一留下来和营业部开会,任他再吹毛求疵,七点五十也结束了所有工作。

太早了。

不是很想回去。

 

八点,办公室隐约听见了烟花声,循声过去却只能看到高楼。

手机忽然响了。

想着可能是长濑终于睡醒了吧。

 

是一张烟花照片,视角是自家的阳台。

『很好看ヾ(✿゚▽゚)ノ』

 

那夜法拉利被开的全城轰鸣,刚大老远就听见了声音,趴在阳台上看那个人从车子里飞奔上楼,他再慢悠悠的去守着门口。

 

两个鼻尖相隔不到一公分。

“你来晚了。”刚俏皮地嘟着嘴,“结束唔……”

被吻着的刚止不住的笑,口齿不清的喊他先进来。

“被人看到很奇怪啊。”

完全不准备放开的光一一只脚带上门,拥吻着推着他向阳台走。

缠绕间刚的手窸窸窣窣摸上对方双手。

无名指又是空的。

现在……先算了。

刚闭上眼睛轻抚上埋在胸前的头。

 

午餐时间

J商社的餐厅一角发出一声惊呼。

随之而来又有几个人惊讶的倒抽气。

“在看什么?”实习小妹满脸好奇。

“技术部的屋良助理发的。”另一个人递去手机。

 

『DKさん今天带了便当。』

(附图)

 

远在学校的吃着和照片里一样的便当的刚老师忽然猛打喷嚏。

下次还是别做这种事了。

又回想起早上给便当的场景。

根本就是家门口两颗番茄树

下次绝对不做了。

 

TBC


评论(36)
热度(712)
© 鱼香茄子很好吃哦 | Powered by LOFTER